第四十一章演戲

作者:滾丫丫 | 發布時間:2019-05-04 23:21 |字數:2581

王薛抱殷尤走出茶館,在馬車旁放下,送上馬車,好生讓人羨慕。

還趴在地上的十殿管家,默默跟著馬車后面走著。

面對十殿門口的人,馬車一行人一點都不畏懼,繼續向前。那些人也讓開了一條道,卻始終不敢上前攔住。

馬車在門口停下,十殿率先下了車,正要回頭接下殷尤,一個長得還算有些資歷的老男人走上來

“十殿下,老奴是四殿下府里的管家,請十殿為我們家小姐主持公道。”立即跪在地上。

王薛瞥了他一眼,并不打算理他,回頭將殷尤接下來,便要往府門走去。

“殿下!”管家撕心裂肺的喊了聲,卻不敢回頭。

王薛停下腳步,“管家,冥府規定,企圖謀害閻王,是什么罪。”

管家微抬頭看著他的背影,對十殿的問題感到奇怪,為什么突然問這個,又不能不回答,“回殿下,誅九族。”

王薛反手扔了個匕首,正好落到管家面前,著實嚇了他一跳。

“管家應該認得出這把匕首是誰的吧!還有上邊的血是誰的。”

管家爬上前去,端起匕首觀察,“這!……這是三小姐的,不可能不可能,殿下,肯定是哪里搞錯的!”

王薛猛地轉過身,將袖子擼了起來,“這還會有錯嗎?靈彜能給她們留個全尸,也算是賣給你們殿下一個情面了!”

管家沒話說了,但是還是要達成殿下給的任務。“殿下息怒,老奴知道要讓殿下息怒是不能的,所以我家府上的意思是,想將三小姐跟五小姐送到殿下府上,任憑府上處置。”

“那倒不必了……”說著,將身旁的美人攔入懷,“本王的怒氣已經被殷尤給撫平了,所以就不勞煩四殿下辛苦送女了。”

管家好像還要說啥,卻被王薛給頂了回去,“對了!等靈彜的喪期一過,本王遍于殷尤成親,到時會給四殿下發請帖的。”

說完便進了府內,完全不多看管家一眼,那管家只能灰不溜秋的打道回府了。

進了門便不用演戲了,可是王薛還是不肯放開殷尤的腰,說腰細,攬得舒服,摸得舒服。去你*的!我一大男人既然說我腰細!

面對炸毛的殷尤,王薛對付得游刃有余。兩個人打打鬧鬧的來到了正殿,殷尤實在是玩不起了,累得癱坐在椅子上,沒有了先前的優雅。

管家也跟了上來,向王薛鞠一躬,“來的正好衛丁,以后你就跟著她了,她要什么都滿足她。”

喘夠氣,撐扶手托著下巴,調皮的給他拋個眉眼,“你就不怕我要了你這個十殿的位置?”

王薛邪魅朝她笑笑,“我以為你的目標應該會更高、更遠才對,難道我高估你了?”

“怎么會呢?畢竟成長得一步一步來嘛!我還有大把時間,可是老頭子你嘛……抓緊時間吧!”起身拍拍他的肩膀,提醒他多注意注意身體。

王薛抓住他的爪,提醒他別撩火。一旁的衛丁有點慌,難道她真的是將來十殿夫人?完了,今天茶樓我嚼那些舌根她不會都聽到了吧!

殷尤抽出手,故作生氣的走出殿門,“管家跟上,本大呸!本小姐要去挑一間上好的房住!”

王薛瞧著他們的身影,不知該哭還是該笑好。

衛丁唯唯諾諾跟在殷尤身后,這也不能怪衛丁害怕,要只是單純的跟在殷尤身后他不會怕,重點是他身后還跟著兩個女奴,應該是茶館跟在這個女人身后的。

“夫……夫人。”“還沒入門呢!叫小姐就好,等跟你們殿下成婚了再改口也不遲。”其實我是想他叫我少爺的,殷尤拾起一個石頭就往池塘里扔,彈得很遠,不禁佩服一下自己。

跟了他許久若凌跟穆粼自然知道他在干些什么,低頭表示不認識他。

“小姐,老奴帶小姐看看王府的院子吧,好讓小姐熟系一下王府,選到好院子。”

殷尤也不別扭,屁顛屁顛的跟著去。最后選了間最大離王薛的房間最近的院——宜汀苑。

四殿五官王慌張的站起來,“你說是三小姐持刀傷了王薛!借給她一百個膽也不敢呀!這其中肯定有問題!”

老管家鐘風跪在地上,雙手捧著匕首,“十殿手上的傷確實與匕首相符。”

“不可能!肯定是那個女管家靈彜的刺激,要是她還活著,本王一定要將她五馬分尸!”

“殿下,這可怎么辦了,十殿不愿意娶了倆個小姐,還說等靈彜的喪期一過,就跟一個不明來歷的女子結婚。”

五官王走到種風跟前,接過他手里的劍,握緊,“放心,身為十殿中的王,是不允許娶來歷不明的女人的。不僅我會反對,其他八殿也會反對。”

……

“師傅說,柏槊不是人類。”楓朔的言語,除了臻昱,他們兩個都很驚訝。而還想聽下文的臻昱死死盯著楓朔。

楓朔一時摸不到頭腦,臻昱突然來一句,“就只有這些?”“對。”話語平和,就是被盯得有點心慌。

死盯著他的臻昱覺無趣,就轉移視線看著自己的茶杯,“算了,下去吧!”楓朔聽此一震,想到玄凌帝君在就放心的走出去。

“可有什么線索。”玄凌帝君見楓朔說出后,臻昱那表情太無所謂了,就覺得……他應該知道些什么。

臻昱淡定的抿口茶,悠悠的說。“自從禎君從凡間回來后就經常往凡間跑,估計就是去見那凡人吧!如果要說,什么人會引起禎君的注意,可能就只有……”

“……跟她有一樣經歷的人。”玄凌帝君突然插話,一時間無人言語……

“但是,邱詩桐的一生并沒有這種經歷。反而,重生的柏槊有了她的身影。禎君還說柏槊不是人類,那……就可能和妖……之類的……有關。”天穆臻昱冷不防的來一句讓他們都震驚,臉色不由鐵青。

臻昱走出麟旭宮就見楓朔在那等著,拖著略微沉重的身子走過去。楓朔看到他出來,向他鞠一禮,跟著回了正殿。

在正位上坐著,回想著第一次跟柏槊接觸的場景。

“按最新一部劇來說,您叫天君,天地共主。但,您剛才自稱‘天帝’,我猜您叫天帝,三界之主。草民參見天帝。”那種靠著第六感進行冷靜分析。

還有能用那些奇怪的思維預測對方下一步,再進行下一步行動,真的跟禎君可真像。

像?等等!能讓她注意,性情一般,又不是凡人……估計就是從已經滅亡的家族里找了。

楓朔見天帝一會震驚,一會釋懷,一會嚴肅的表情,不由問道,“……天帝,可是想到了什么?”

臻昱立即吩咐楓朔,“你去查下已經滅亡的古獸里,有沒有高修為的種族,同時篩選出有后代的,還有躲避了魂飛魄散的!”

楓朔震驚了會兒,便閃身去了閻王殿。

直接抵達了一殿秦廣王的殿中央,站起來朝主位望去。秦廣王正在案前批閱檔案,具體誰的就不知道了。

“天帝的御前將軍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可有什么事嗎?”言語如此,行動卻與之想法,根本沒有興致看他一眼。

楓朔沒有時間跟他寒暄,鞠個躬就直接切入主題。“天帝叫臣來調檔案,是關于滅亡的古獸……”

話題終于引起了秦廣王的注意,抬眼瞧著楓朔,“古獸?”

“是,調出滅亡的古獸里有高修為的種族,同時篩選出有后代的,還有躲避了魂飛魄散的一切資料。”

秦廣王沉默了會兒,眨巴眨巴眼睛又看回了手里的東西,“麻煩幫我回下天帝,這些資料有些難整理,待整理好了必定第一時間告知。”

楓朔朝他鞠一禮就消失了。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