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回 房子!房子!!房子!!!

作者:小青柑 | 發布時間:2017-09-12 17:11 |字數:3069

就這樣,趙慎三仿佛是被太上老君的金剛圈一下子打回原形的孫悟空一般,從他春天橫空出世風光無限,到初冬時分被冷落徹底沉默,就跟一棵樹上繁茂的葉子一般,一夜的寒風蕭瑟,就把他所有的活力橫掃一空了!

他這才深刻的體會到了自己前段時間是多么的不成熟了!

就那么一點小小的成就,就不可一世的樣子招了所有人的嫉恨,現在一旦失勢的事實被人看出來,頃刻間一定是會被踏上一百只腳,一輩子不能翻身了。

他此刻也才徹底明白了離開了鄭焰紅,他始終都會是一個注定一輩子不發達的小癟三,僅此而已!

他又恢復了以往那種謙卑低調的模樣,在辦公室里連田雙雙的活都搶著做,每天都在戰戰兢兢的等待著蔣禿子會找他談話,告訴他一已經被一腳踹出機關,丟到基層去了。

可是,鄭焰紅仿佛也并沒有對他趕盡殺絕,僅僅是不再理他了,他的副主任依舊是他的副主任,他的公務員也依舊是他的公務員,情況之所以那么糟,完全是他的心理作用而已。

他現在已經不敢奢望鄭主任能夠原諒他,寵幸他了,而是但求自保就萬事大吉了!戰戰兢兢到過年時分,還是沒有什么被驅逐的跡象,他才徹底的放下心來。

李小璐那里,他已經徹底約她出來跟她說清楚了,在兩人第一次吃西餐的地方,他痛定思痛般的說道:“小璐,你可能會很恨我這段日子對你的冷落,但你要明白,冷落你的同時,我的心也在滴血啊……但三哥是結了婚的人了,愛你,跟你在一起是對你極端的不負責,如果聽任你越來越沉溺于跟我的戀愛中,那我就太不是東西了!所以,咱們倆……斷了吧!”

李小璐同樣經過這些日子的痛定思痛,也已經對這樣的戀愛失去了狂熱,哭了一陣子也就罷了,兩人終于也和平分手了。

沒過多久,李小璐就又一次枯木逢春般活躍起來,田雙雙八卦的告訴趙慎三,她在街上看到小璐姐跟一個帥哥手拉手可般配了!

他苦笑了!覺得李小璐可真是上天給他降下來的克星,硬生生的插了這么一杠子,把他的福星鄭焰紅從他生命里擠出去了她才功成身退,卻把無盡的哀傷與懊悔留給他一個人享用。

春節前夕,教委要蓋的家屬樓分房方案終于在緊張的醞釀之中了。趙慎三知道一個人在機關干了一輩子,也許遇到分房的機會也僅僅這么絕無僅有的一次而已,而他如果錯過了,可就不是后悔這么簡單了!

在中國城市生活的年輕人,幾乎沒有一個人不為了房子奮斗終身的!如果父母能干給他們準備好了,那可就是婚嫁的上上之選了,如果沒有,日益上漲的房價就把他們壓抑的一個個未老先衰做了奴才,年輕輕的就彎了脊梁!

云都,一個新中國之后才成立的新礦業城市,正因為礦產的豐富,才萌生了一大批以采礦發達的土財主們,這些人都不見得有什么文化,中國老百姓有了錢就買房置家業的淳樸思想還左右著他們,所以腰包一鼓就買房。

房產開發商都是螞蝗一般狠毒的性子,只要有人買就一個勁的抬高房價、抬高房子的規格,這就把云都的房價哄抬到了令人發指的高度,但在這一個愿打一個愿挨的格局下,政府似乎也是情愿保持緘默的。

因為結婚岳母倒貼了一套房子,這幾乎成了趙慎三的切骨之痛!他太想靠自己的能力買上一套寬敞明亮的大房子,揚眉吐氣的把老婆孩子跟父母都接到一起住了。

那種三世同堂的天倫之樂是為了他苦了一輩子的父母夢寐以求的,更是天性純孝的他努力的目標。

而這個目標要想靠他趙慎三的工資積攢起來買商品房的話,說不定一輩子都僅僅是個目標,可是單位蓋的房子是屬于半福利性質的,房價比市價低了一半都不止,他如果交了首付接下來供房的話,還是可以負擔的。

教委蓋房子早在夏天就開始吵吵了,機關的事情就是這樣,但凡一件事形成決議之前,一定會先放出風來讓大家議論,等領導班子掌握了足夠多的群眾情緒,就能因勢利導,做出正確的決定了。

那個時侯,鄭焰紅跟趙慎三正好的蜜里調油一般,她也已經在一次心滿意足之后允諾過趙慎三,說一定向他的現有條件傾斜,分給他一套房子的。

當時,趙慎三已經欣喜若狂的跟父母報過了喜,父母也已經驕傲的在左鄰右舍之間顯擺了無數次,一家人都在期盼著新房落成,翻身做主人的那一天了!

可就在這一切美好的生活即將到來的時候,因為他的不慎,因為他的自我膨脹,居然把一個無比強大的靠山給丟掉了!趙慎三現在想起父親給他起的名字來,自然是別有一番風味在心頭了!

沒有慎獨啊!沒有慎微啊!沒有慎言啊!

鄭主任就出差那么短短的幾天,給了他難得的獨處機會,說不定正是她考驗他是否有擔當大任的能力呢,他就在細微之處失了謹慎,輕易地就被李小璐的美人計淪陷了!更加沒有做到慎言獨行,也不知道被誰鉆了空子,告了惡狀,就此失去了鄭姐姐……

分房方案以一天幾個版本,每個版本又都各自不同的狀態在機關里刮起了旋風,但“正科”是分房起點卻是每個版本都一樣的硬杠杠,這些版本都幾乎無一例外的對趙慎三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他幾乎要絕望了,因為,房子,在他失去鄭焰紅之后,終于變得那么遙不可及!

趙慎三在慌亂之下徹底的沉默了。

他已經懊喪到了痛不欲生的地步,如果不是覺得父母在堂孩子在下,他簡直都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

這天下午,趙慎三心煩意亂的感到頭疼,就給辦公室打電話說病了,沒有上班在屋里睡覺,沒想到半下午的時候老婆居然提前回來了,聽聲音一起來的還有岳母。

他懶得起來,就躺在床上聽著老婆娘兒倆在客廳說話,誰知一聽就讓他更加情緒惡劣起來。

“玉紅,現在慎三是不是在教委混的不錯啊?聽說都要分房子了?”

“嗯,是啊媽,他現在是辦公室副主任了,馬上就會當主任,房子一定能分到的。”老婆驕傲的說道。

“唉,那就好啊!玉紅,現在你弟弟一天天大了,馬上就要談朋友結婚了,房價那么高,我跟你爸也沒能力再給他買房了,他們小兩口只能跟我們擠在一起。你也知道,這樣其實老的小的都不方便……如果你跟慎三有了新房子,這套房子就還給我們讓你弟弟結婚用吧?不過……慎三會不會不高興啊?”丈母娘試探的說道。

劉玉紅對母親十分孝順,就爽快的說道:“行啊媽,當初這房子原本就是咱們家買的,他老趙家又沒有拿一分錢,弟弟結婚自然應該拿回去的,他趙慎三憑什么不高興?”

趙慎三聽的怒火中燒,恨不得現在就收拾行李搬出去,不接受岳父母家的施舍了!可是他轉瞬間想到自己已經沒有了可以氣勢的資本,真搬出去了恐怕要流落街頭,那一腔憤怒也就化成無奈的眼淚了。

“不行!我絕不能這樣坐以待斃了!分房估計就在年前年后,如果我錯過了,一輩子都難以翻身了!鄭姐姐這些日子并沒有趕走我,足以說明她對我還是有感情的。

是我自己該死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情,這才弄成今天的狼狽局面的,我一定要想法子挽回這一切,讓她明白我對她的一片真心,這才能找回應該屬于我的一切,不至于就此一敗涂地!”他暗暗地下定了決心。

要過年了,臘月初八早晨,趙慎三在清洌的空氣里長長出了一口氣,準備開始他的“收復失地”計劃了。

“鄭姐姐,今天是臘八,記得吃臘八粥哦!您的胃一直不太好,要注意多吃軟爛的東西。另外……在您寂寞的時候永遠不要忘了,三弟弟在苦苦的等您原諒!姐……”短信,在他猶豫了半個小時之后終于咬著牙按下了發送鍵。

心煩意亂的等待……

快中午時分終于有了回應:“謝了!”

那是怎樣的欣喜若狂啊!

那是怎樣的喜極而泣啊!

當他可以恣意的享受來自這女人的賜予的時候,他不知道珍惜,現在失去了才知道有多珍貴。

而現在,就這么短短的兩個字一個標點符號,就足以讓他驚蟄之后的蛇一般蠢蠢欲動了。

他多想現在就撲進那女人懷里,用他的強壯再次把她征服,這一次他可不會那么傻,再把他生命中的福星給輕易丟棄了!

可他更加明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這女人可跟別人不同,她的出身以及地位給了她莫大的驕傲資本,只有以潤物細無聲般的關懷得到她的接受,才能徹底收復失地,恢復以往的情分!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