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拆散一對算一對

作者:低眉流光 | 發布時間:2017-12-09 09:19 |字數:1297

他們回頭看到我,男的臉色一變,女的還是笑意盈然,也挺美的吧,京城里養出來的小姐,可都是鑲金帶玉的,也極會妝扮自已。

“你怎么在這里?”向少爺的臉色很不好看。

我笑:“緣份啊是不是向少爺,陳小姐你好,我叫天愛,以前我姓傅,現在改姓莫了,嗯,這個向大少爺最是明白了,陳小姐你長得很美哦。”

“閉嘴。”向少北臉色陰陰沉沉的。

那個小姐有些莫名,卻笑:“原來你們認識啊。”

“你怎么就叫我不許說話了呢,是不是你怕人家陳小姐知道什么,瞞著可不好的哦。呵呵,我們認識得可深了,他差點就成了傅家的姑爺呢,哦,陳姐姐啊,你有沒有聽他說什么我只娶你一個,我非你不娶的啊,這話我是閉著眼睛也能背出來了,以前他都是那樣跟我姐姐說的,不過現在估計著他也不記得他說過什么了,陳姐姐你說男人的話是不是狗屁一樣啊,誓言就像風一樣,這吹一吹,那吹一吹,可吹得多也散得快,無處可尋。”

“莫天愛,你……你還有臉叫潤芝姐姐,你這個賤人。”他都咬牙切齒了,因為陳家小姐的臉色也很不好看了啊。

我笑得開心:“是啊,我是個賤人,你還和我這個賤人混得不淺呢,不然你早就娶得美嬌娘了,你也別急著想要殺我,男人總是吃著鍋里看著碗里的,你說你有一天和我一起死,你覺得你為我拼命,為我而死我會感動嗎?不,我今天就是來看看,有多少個女人你非娶不可,我真的好好奇。”不斷的誤導和火上加油,快樂至極。

在惹怒他的時候,我就俐落地跑了。

陳小姐站起來,冷然地就往一邊去。

他急急地追,我就停下來肆意地笑著看,傅潤芝你看看這樣的男人,你還會再生我氣不。

不,你看不到的,你只會把你自已縮在你的殼里。

嘲弄地背著魚竿走,回去莫離準會又責備我了,向少北這個人不算君子,他和我沒啥二樣,都不是好人。

看了一場好戲的皇上,還在看著我,我真想撿個石頭砸了他再跑走,他看著我我覺得好怪,毛骨悚然的。

明刀來我不怕,我最討厭暗箭了,想了想索性就跑到他跟前去:“你為什么會提出那樣的要求啊?”

他笑了,雙眼璀璨:“我需要一個像你這樣的女人。”

我捧著肚子笑:“像我這樣的。”

“是。”他想也沒有多想。

我摸摸額頭,然后踮起腳尖很大膽地用臟手去碰他的額頭,看到他眼里一抹的嫌棄,挑了挑眉笑,他沒有閃躲,只有一些不耐煩而已。于是我便將手貼在他的額頭上,胡亂地擦碰著,然后一本正經地說:“表面溫和,心火太邪,你需要吃藥了。”

沒病來著,需要我這樣的女人,很多人對于我的評價是這樣的,低賤,潑辣,惡毒,不要臉,難道他的宮庭生活寂靜得像一漂死水。

皇上病了,宮里的御醫就有得忙了,清火下毒的藥材一定會賣得好的。

他挑起眉笑:“敢打個賭嗎?”

“憑什么要和你打賭。”他很無聊啊。

“你不敢嗎?”

呵,這是挑畔哦,我懶懶地說:“你的激將法真的沒有什么用,我莫天愛不是吃得飽了撐著和你玩。”

“你真不敢。”他自信地笑著:“你會和朕打賭的,剛才不過是客氣了,賭約的結果你會很有興趣的,朕從不打無握的仗。”

他就這樣丟下一句話,然后走了。

我還一頭霧水摸不著,他這是什么意思啊,百思不得其解。

好好好,殺千萬的皇上。這就是你的報復是吧,讓我心里想著這其中的原因,你是想讓我吃飯吃不香,睡覺睡不著,你就是想弄瘋我,你做夢。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