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室友(中)

作者:君臨嵐卿 | 發布時間:2019-06-14 15:32 |字數:2201

“哥,以你現在這樣的身體想幫他簡直是有些異想天開!”女子撇了撇嘴。

“額,好吧好吧,聽你的。”蘇寧看了她一眼,無奈道。

“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舍妹,蘇蕓倩。”他一只手拉過言維兮,說道。

“嗯。”言維兮應了一聲,算是認識了。

蘇寧道:“以舍妹這姿色和那脾氣,在這學院中難免會生出些是非。我想讓你在這學院中多多庇護一下舍妹。那匹馬就當作是你的報酬吧。”

“哥!”蘇蕓倩惱怒般嗔道,雪白小臉也變得幾分羞紅。

“那就拜托你了。”蘇寧一副嚴肅認真的樣子看起來并不是在說笑。

“哥!”蘇蕓倩扯了一把蘇寧的衣袖。

“呵呵……”蘇寧和言維兮一同笑了。

“你再笑!”蘇蕓倩惡狠狠地盯了兩人一眼。

不知為何,蘇寧也不敢再笑了,只覺得眼底閃現一絲從表妹眼中傳來的盈盈笑意,倏然一逝的冷意飄入自己眼底,心底猛然間一顫。

言維兮見蘇寧不再笑,也將這本就是裝出來的笑容收起,道:“我還未請教蘇姑娘,之前用的秘術可是芷柔木……”

“嗯。”未等他說完,蘇蕓倩直接打斷了他,只是眼底還是有一絲惑然,問道,“你又是如何得知我會此等秘術的呢?”

“這不難回答,我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相關的介紹。不過沒想過古書上記載的那等秘術有一天我會親眼見到,更沒想到會這么快。且書上的描述還真是不比蘇姑娘用出來的真切震撼。”言維兮道,他還清晰的記得那古書對那秘術的描述。

“哦?是那本書的記載?”蘇蕓倩有了些興趣,臉上的兩片紅霞也終于有了些消意。

言維兮笑而不答。

待蘇蕓倩惱意漸漸浮現臉龐時,言維兮拂了拂袖,道:“時候不早了,兩位保重,外面還有人在等我,我先告辭了。”

“你……”蘇蕓倩有些不甘。

蘇寧一把拉住她:“算了,讓他去吧。”

“等等,言小兄弟是在新生一班吧。蕓倩她恰好也在一班,有時間你們兩要多多交流一下。”蘇寧說道,“慢走。”

“如此這般,甚好。蘇姑娘,明天見。”言維兮微笑道,輕撫袖袍,三步并作兩步離開了這里。

……

不消半刻,言維兮便見到躲在樹底下注視著自己的兩人,一男一女。

不用去細看,言維兮便知這二人便是林氏兄妹。

“你沒事吧。”林語心見他回來,下意識地飛奔過去,急切般問道。

“沒事,你們呢。”

“還說呢,你呀,剛才不還說不要我們去多管閑事嗎?”

“誰說的?”

“也不知道是誰說的,笨鳥先飛早如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誒呀,瞧我這記性,怎么偏偏就記不起來了呢?誒呀!”林天息也慢慢踱步來幫腔。

言維兮笑道:“那人定是一高人。修煉是好事……”

“也不知是哪個笨蛋說完一大堆道理,見到美人后竟拋下我們不管了……說不定也忘光了自己是誰了!”林語心輕嘆一聲,眼眸中竟閃過一絲黯淡。

“是啊。妹妹可是和我膽戰心驚地為某人擔心呢!可惜啊,那人倒好……”林天息欲言又止,深深地望了一眼眼前的這個俊秀公子。

“哥,你別亂說!”林語心不知為何俏臉上浮起兩坨紅暈,瞋了林天息一眼,而后悄悄看了一眼言維兮,發現他也在看自己,便趕忙低下頭不敢再看。

“那你沒事吧?”林天息見自家妹妹這般嬌羞,低笑一聲,岔開話題。

果然,言維兮輕微蹙眉。

林天息見他這般,便知其還是受了些傷,還很有可能不是輕傷。

“那我們趕快回宿舍?”林天息問道。

“也好。”言維兮點頭說道。

“啊?這么快就回去,不再玩玩?”林語心一愣,臉上紅暈退去不少。

言維兮眉頭一緊,想說些什么,但還不待他說出口,一旁的林天息便已開了口。

“時候也不早了。難道你還想再次遇上其他的什么倒霉事?”林天息微微提醒妹妹。

林語心經他這么一提醒,便是下意識地聯想到之前那一戰,于是不由自主的聯想到那比自己還美上幾分的女子,心中一個寒顫便將她敲醒了,趕忙附和:“哦……那個,天色好像確實不早了。不如我們先回去洗洗睡吧?”

言維兮微笑道:“甚好!正合我意。”

于是乎,眾人便起身欲走。

噠噠噠……

就在這時,一聲馬嘶聲伴隨著馬蹄聲傳來。

言維兮三人一驚,幾乎是轉身的瞬間眼前便躍來一匹毛色姣白,四肢健壯的白馬。

“咦?這不是之前你救的那一匹嗎?”林語心轉過身,面向言維兮問道。

“好像真的是誒……難怪有些眼熟。它來干什么?難不成又是來添堵的?”林天息眼中一寒。

“不。哥,你看,它應該不是來添堵,好像是……來……求包養的啊……”話音未落,她的一雙丹鳳眼中閃過一抹喜色。

那馬在言維兮面前停下,竟口吐人言:“言小兄弟,我本是那惡賊從競馬場買來,您剛才從那人手中贏了我,我便是您的了。”

“啊?”言維兮三人一怔、

“你還會說人話?”林語心驚訝地問道,下一秒便臉色大變,“太好了!”

“還真的被你說對了……”林天息有些郁悶的看著一臉高興的妹妹。

三人中只有言維兮的表情最坦然。

言維兮道:“哦?可是我幫你只是道義援手而已,若我與他打只是為了從他手中將你搶過來,那我與他又有什么不同呢?”

“言哥哥,依我看,你還是收了它吧,你若是不收的話,它是不會甘心的。”林語心扯了扯他的衣袖。

“我看的出來,你是一個好人。如今我已經從競馬場放了出來,若你不要我我也無處可去,甚至還有可能會重新回到那個鬼地方去。你竟然選擇了幫我,就幫我到底吧。放心,我竟然跟著你們,我就不會多惹些事端,我還是有些能的,不知道你們聽說過圣天龍馬一族沒?”白馬不僅口吐人言與言維兮等人交談,而且說出來的人話也如此流利。

“言兄,你還是將它收了吧,若是它再遇上些惡人就不好了。”林天息也勸說道。

言維兮一驚,上前幾步,倒是未曾理會林天息的勸說,訝然道:“圣天龍馬!你是圣天龍馬那一族的?!”

白馬輕嘶一聲,默認了言維兮的說法。

“你又怎么會在此受苦?”言維兮眉頭輕挑,問道。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