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身體力行’?

作者:蔓歌 | 發布時間:2018-05-18 22:30 |字數:2102

趙媽沒有聽出靳天話里的深意,只透過窗戶看著正在彈鋼琴的季小越說,“是啊,先前沒有彈過這首。”

唇邊涼薄的笑深了兩分,靳天轉頭去看坐在鋼琴架前彈鋼琴的背影,桃花眼染上一層點墨,這背影看上去安靜純良,沒想到心機竟然那么深。

“趙媽,我們進去吧。”

他倒是要看看,他的猜測到底是真還是假。

如果是真的,那很抱歉,他會好好的‘回報’一下。

如果是假的,那么或許他可以和她交個朋友。

趙媽沒去注意他的神色變化,反手抓住他的手,“走,我給你介紹一下。”

當趙媽和靳天剛剛踏入門端時,季小越的曲調正好結束。

她轉過頭,眉眼帶著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問認真聽著她彈鋼琴的孩子們:“姐姐彈的好聽嗎?”

“好聽……”

“非常好聽……”

“太好聽了……”

孩子們爭先恐后的表達自己的興奮,雖然他們這個年齡是無法區分季小越到底彈得好不好,但是這個曲調給了他們快樂。

“那你們……”還想不想再聽一首?

季小越到嘴邊的話沒有說完,因為她看到門端口站著的兩個人,一個是趙媽,一個是她等待已久的靳天。

雖然靳天的穿著休閑,但那張臉,確定是大明星靳天無疑。

看到靳天的真人,季小越突然有些明白為什么靳天一直很大牌卻還依舊有各類廣告商、導演、制片人都找他的原因的。

因為靳天的身材,臉蛋,就足夠甩一系列的男明星了。

何況,靳天還會作詞、唱歌,演技一流。

在季小越觀察著靳天時,靳天也同樣在觀察著她。

他在娛樂圈已久,什么樣的美女都見過了,季小越的長相算是一般,但蠻有辨識度。

從她笑著的表情來看,猶如一個還未脫稚氣的大孩子。

可是,一個人,怎么能單單從表面來看呢?

趙媽見季小越朝她這邊看,便拉著靳天一起上前,而臺下坐著的孩子們顯然也在第一時間發現靳天,頓時一陣歡呼雀躍,全部齊齊圍住了靳天。

“孩子們,你們先去玩,等會靳天哥哥就出去陪你們。”溫柔的聲音,安撫著圍在身邊興奮的孩子們。

孩子們一聽這話,齊齊點頭。

很快,屋內就只剩下季小越、靳天、趙媽。

趙媽對著季小越介紹,“小越,他就是靳天。”

松了口氣,季小越伸出手,“您好,我叫季小越。”

“靳天。”

靳天沒有配合,只不緊不慢的落下兩個字,桃花眼里的表情無法看清。

看他不接手,季小越有些尷尬的放下手,但臉上的表情依舊笑著。

趙媽看著情況有些不對勁,便連忙道:“靳天,小越她……”

“趙媽,我想和季小姐仔細聊聊,剛才聽季小姐彈的曲子,我覺得非常好。”

靳天出口打斷趙媽的話,聲音柔和,沒有一點攻擊性,眼底還泛出對季小越的一絲欣賞。

見此,趙媽吐出一口長氣,“那行,你們聊,我去看看孩子們。”

看著趙媽離開的背影,季小越心里涌起一股不安,她怎么覺得靳天似乎對她……

不過,趙媽也知道她的來意,所以將這里的空間留給她和靳天。

“靳先生,其實我是UI集團摩尼雜志的服裝編輯。”

聽說靳天最不喜歡的就是彎彎繞繞的人,她必須直接表達出她的身份。

“所以呢?”

果然……

一雙桃花眼微微瞇起,將眼底的一切表情都掩蓋住。

靳天這反問的三個字,讓季小越立刻確定靳天是對她反感的,她有些勉強的扯了扯嘴角,“不知道您是否有聽過您的經紀人向您提起過我們摩尼雜志有意邀請您當coo香水代言人的事情?”

“提過,”靳天笑了笑,微微翹起好看的眉梢,“我拒絕了。”

隨著這句話落下,季小越的心里一個咯噔作響,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不過……”本距離兩米遠的靳天突然邁開步伐靠近季小越,在離她十厘米的距離停下,而后附耳,“如果季小姐‘身體力行’,我或許可以考慮考慮。”

身體力行?

危險的男性氣息在瞬間籠罩全身,季小越渾身的神經都在這一秒豎起,臉上的神色閃過一抹窘迫。

這一抹窘迫沒有逃過靳天的眼,靳天沒有動作,心里暗暗冷笑,嘴上繼續說道:“先吻我。”

‘吻我’兩個字帶著不屑,帶著輕嘲。

這兩種情感幾乎不作思考的渡入季小越的腦神經,這男人瘋了吧?他這是要她為了找他代言出賣她自己嗎?

“啪——”

一個巴掌落下,季小越退后一步,臉上露出冷笑,烏黑的眼底滿是氣憤,“靳天,沒想到你那么無恥,我會和公司商量,不用你來代言了。”

沒想到靳天在媒體、粉絲面前是個暖男,可私底下卻是這么齷蹉、無恥的小人。

這樣的小人,不符合coo香水溫和、純凈、矜貴的氣息。

說罷,季小越便轉身離開。

留下的靳天,摩挲著被打的右臉,桃花眼底涌起冷意。

很好!

利用了這里的孩子,還敢打他。

這份膽量,他就看她能堅持多久。

氣憤走出孤兒院的季小越,開著車,直接離開。

可車子開到半路,她的心情就平定了,這一平定下來,她就后悔了。

她干嘛打人啊,忍受了李倩那么久,她不是已經練就耐性了嗎?

她剛才那么一巴掌下去,找靳天代言是不可能的了,難道她要因為一巴掌就丟掉她努力得來的工作嗎?

直到晚上,季小越都在心里懊悔著這件事情,因為她今天回到公司后,努力找尋可以擬補靳天空缺的明星,但卻沒有任何明星比靳天更適合。

這種不安的煩躁、懊悔幾乎充斥著季小越全身,連煩躁到她是怎么睡著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陽光照射在她的身上,刺眼的陽光讓她從睡夢中醒來。

深吸了兩口氣,她才動了動身軀,一條藍色的被巾從她的身上滑落。

誰給她蓋的被巾?

季小越還有些迷糊的神經立刻清醒過來,伸手摸著還留有余溫的被巾,心里疑惑。

她稍一低頭,卻看到她手邊的書桌上有一張藍色的便利貼。

便利貼上寫著:離開兩天,有事給我打電話——裴勵城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