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吸引我的注意

作者:陸小柚 | 發布時間:2018-10-18 10:22 |字數:1583

項總為什么要在這個時候把手搭在自己的椅背上?

唐小沫的心緒被當前的場面攪得亂七八糟,無論往哪方面猜測,她都覺得自己是瘋了!

而此時項野的表情和動作都十分理所當然,就仿佛在宣告對唐小沫的所有權一般。

左思泰那個八婆簡直被這個場面刺激得多巴胺上升,他“喲”了一聲,把矛頭對向項野:“我說兄弟,你這手操作很出乎我的意料啊!”

“你該不會也……”

“閉嘴,吃你的飯。”項野干脆利落地打斷左思泰的詢問,卻沒有把胳膊收回去的意思。

左思泰感受到了項野盛氣凌人的壓力,默默地做了一個閉嘴討饒的表情。

他怎么知道自己開句韋應麟的玩笑話,會正好惹到這位喜怒無常的少爺啊?

等等……項野和唐小沫難道……

左思泰雖然閉嘴了,但是他的心里已經對項野和唐小沫的關系猜出了十種八種的可能。

而坐在唐小沫身邊的韋應麟卻在一直偷偷觀察她的表情。方才自己在暗示表白時,唐小沫滿是下不來臺的窘迫,而項野做出這個宣示主權的舉動以后,卻惹得她露出羞赧的神色。

韋應麟黯然,他知道無論唐小沫是否對項野有意,至少對自己的心意,她其實已經拒絕了。

他的情緒失落起來,別人敬酒也來者不拒。

酒入愁腸,很快韋應麟便喝醉了。趴在桌子上,迷迷瞪瞪的睡叫他他也不理。

“韋應麟?學長?”唐小沫試著叫了兩聲,卻得不到回應,她的臉上露出苦惱的神色。

自己和他一道來的,現在總得想辦法送他回去。

唐小沫沒法子,只好去托韋應麟的胳膊,可是他一米八幾的個子又哪里是唐小沫撐得起來的?

正當她束手無策的時候,忽然看見左思泰不知何故靠了過來,他一把將韋應麟拉到自己身邊,將他的手臂繞在自己的肩上,看起來比唐小沫輕松許多。

“這種臟活累活就交給男人來做!”左思泰沖唐小沫眨眨眼, “項野,你負責安全將唐小姐送回家。”

“啊不用了!我自己打車……”唐小沫一觸及項野那張喜怒莫辨的臉就發憷,連忙拒絕道。

項野聽到唐小沫拒絕的話語,目光變得更加深沉,他還沒說話,就聽左思泰的大嗓門嚷嚷道:“那怎么可以!項總不會讓女人單獨回家的!”

他一邊擠眉弄眼地對項野使眼色,一邊來推唐小沫。哪怕左思泰此時正扶著一個醉鬼,也還能騰出一只手來推著唐小沫往前走。

等到了項野的車前,左思泰將人往項野身上一推,然后扶著韋應麟就走了,一邊走一邊向后揮揮手:“我先走一步,不用謝哦!”

唐小沫被左思泰推擠到項野的胳膊上,卻像燙到一樣連忙退開兩步。

項野沒有理會唐小沫的一系列舉動,徑自坐上駕駛座。

正當唐小沫進退維谷的時候,跑車另一邊的車門自動打開了。他沒有開口邀請,然而唐小沫卻不敢不上車。

在昏暗的光影里,他刀刻般的側臉看起來深邃而迷人,車廂中卻靜默一片。

唐小沫雙手放在膝上,擰著自己的手指不知該說什么。

項野今晚的表現太反常,還有那只搭在自己椅背上的手……她不敢開口詢問,生怕自己太自作多情,惹來項野毫不容情的諷刺。

沉默讓空氣都凝滯了,唐小沫只好硬著頭皮先叫了一聲:“項總……”

項野修長的手指搭在方向盤上,淡淡道:“觀眾都散了,你還要繼續演嗎?”

“演……演什么?”唐小沫一頭霧水。

項野聲音低沉下來:“你不就是借著和韋應麟一起出現在我面前,來吸引我的注意嗎?”

唐小沫想大聲喊冤,自己躲他還來不及,怎么會這樣做?

“你誤會了,我并不知道你今晚也會在這里。”唐小沫輕聲解釋道。

“不知道?”項野反問道,“作為我的生活助理卻不知道我的行程,呵。”

項野的冷笑讓唐小沫心底一顫,不知為何覺得有些受傷。

就她所了解的行程,并沒有今晚活動的安排。

項野也知道自己拿這種臨時起意的活動來譴責唐小沫不對,但是一想到她和韋應麟在自己面前表現出的親密,就忍不住想和她找茬。

“對不起……”唐小沫無奈道歉。

項野冷聲道:“毫無誠意。”

那要怎樣才算有誠意?!唐小沫覺得自己越來越不了解這位項總的想法了。

然而不等她問出口,項野卻給出了答案——

唐小沫忽的見眼前黑影一籠,她柔軟的嘴唇就陷入一股炙熱的氣息里,這個吻里帶著淡淡的酒氣,狠狠攫住唐小沫的唇,輾轉不放……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