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食物中毒

作者:萬道光芒 | 發布時間:2019-06-14 16:26 |字數:2056

聲音有些熟悉,但是……

我想了半天,確實是想不到是什么人,特別是對方還是一個陌生號碼。

因為擔心隔壁詢問聽到聲音,我將手機重新揣回兜里面,沒有打回去的想法。

“孟天橋出事那天,馬騁騁為什么沒來?”路遠直接將問題拋出來,然后就仔細觀察對面人的反應。

叫秦奮的男孩子,眉頭先是皺起來,而且這樣的狀態一直持續到說完話為止。

“我不認識馬騁騁。”

秦奮說這話的時候下意識的眼睛瞥向別處,并沒有直視對面的路遠和袁飛。

很明顯,這個動作顯示他是在說謊!

袁飛的眼睛射出一陣光亮來,徑直將目光鎖定秦奮,有種逼迫感,讓對方的視線不得不與之對視。

“馬騁騁在臨江大學可是女神級別的人物,你會不認識?”

“況且根據你們舍友的回憶,你熟悉電腦操作,孟天橋曾經不止一次讓你P圖和合成,每次都是關于馬騁騁的,接觸了那么多張照片,你沒道理不認識馬騁騁。”

袁飛一句話一句話像炸彈一樣拋出去,秦奮比我想象的還要緊張,額頭竟然出現了汗珠。

看來有戲!

我身子微微前傾,雙手直接摁在桌子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秦奮的面部表情上。

門“砰”的一聲被推開,唐夢薇穿著白大褂,但依然遮擋不住前凸后翹的身材。

當然,與此同時的是那張霸氣側露的臉,正憤憤的盯看著我。

“讓你找我你怎么不去?”

唐夢薇什么時候找過我?

將耳機摘下來,我腦子還疑惑著,對方就徑直插兜轉身離開了。

旁邊的小李向我比劃了一下打電話的手勢,我猛然想到了剛才那個冷冰冰的聲音。

原來那個陌生號碼竟然是唐夢薇的,看了眼詢問室,袁飛和路遠正在做詢問,想著之后再看監控視頻,我便轉身趕緊跟著唐夢薇出了門,一路來到了解剖室。

沒什么惡臭味,但是清冷的味道仿佛能夠滲進皮膚,還是讓人感覺有點不舒服。

“這就是學校里面跳樓那個。”

唐夢薇熟練的戴上口罩,順便遞給我一個,朝著一張特殊的病床走過去。

上面平放著一張尸體,側顏有些稚嫩,能看得出來是屬于陽光帥氣的那種,但是此時臉色鐵青的很,是不自然的灰白。

“顱腦外傷致腦出血,形成腦疝,致呼吸抑制死亡。”

“簡單來講,就是摔死的。”唐夢薇將額前耷拉下來的一股頭發別在了耳朵后面,無意間看到她的耳垂,很小。

“解剖結果顯示,死者的胃里面混雜了大量的食物,還沒有來得及完全消化人就已經沒了。”

“這個只能顯示死者在出事之前吃過飯,能證明什么特別的地方嗎?”我有些不解的扭頭看向唐夢薇。

對方神情淡定的給我看了張解剖時拍攝的照片,腹部位置有一片呈黑狀。

“這是中毒癥狀。”唐夢薇語氣淡淡的。

中毒?

我忍不住驚訝,眉頭不自覺的直接皺起來,“是食物中毒嗎?”

唐夢薇點了點頭,眼睛打量著照片,若有所思。

“就算綁在死者身上的繩子不斷,再堅持一會時間,死者也會毒發昏迷,也會失重從上面摔下來的。”

猛然想起來李志遠就是因為食物中毒被送進的醫院,難道他是因為食用了孟天橋的食物?

雙重致死保障,這人和孟天橋究竟有多大的仇,竟然這般想致對方于死地。

從唐夢薇那里出來,再回到監控室的時候,發現詢問室里面已經沒人了,監控室里面幾個人正在整理筆錄。

“路遠和袁飛呢?”

“詢問之后,接電話就直接走了。”

已經將近六點,時間實在是不早了,看了眼手機,袁飛并沒有打電話過來,我徑直下樓打車回了家,一路著急。

但是回家之后,發現和我走之前一個樣子,綬顏厝并沒有回來過,看著天色越來越黑,打電話也始終沒有人接聽,心里面不由得愈發著急起來。

幽暗的地下通道,昏黃的燈泡一閃一閃的,陰暗的角落里面不時地傳來吱吱的聲音。

空氣中夾雜著陰冷的潮濕和令人作嘔的惡臭味,一雙皮鞋發出踏踏的聲音,由遠而近,兩個被昏暗燈光拉長的身影在慢慢的重合。

“我現在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怎么辦?”

“你想怎么辦?”

“殺了他,在我還沒有消失之前。”

“確定了?”

“恩”

綬顏厝回來的時候都已經晚上十點了,期間袁飛也打過電話,說醫院里面李志遠醒了,他們就直接趕過去了,但是情況不是很好。

我還沒來得及仔細詢問,對方就急匆匆的掛斷了電話。

綬顏厝的臉色有些蒼白,我問他吃飯沒有,他神色有些低沉的搖了搖頭,然后徑直走回了房間,關門的力氣很大。

今天的綬顏厝很是反常,我并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事情,擔心他在外面遇到了什么,輕輕敲了敲門。

隔了好長時間里面才傳來綬顏厝略顯生冷的聲音,說他想自己待會。

整整一晚上,翻來覆去的也沒怎么睡好,所以早上醒的有些晚了,沒想到綬顏厝已經離開房間了。

草草的將早飯和午飯同時解決了,無心創作,袁飛的電話直接打了過來,說讓我去趟臨江大學。

其實對于這個案件的跟進我是猶豫的,一方面對綬顏厝的關心明顯少了,他現在這樣的狀態,需要的是我陪伴在身邊的。

而另一方面,還是老問題,我并不想卷入到這些事情里面。

但是本著和袁飛說清楚的想法,我打算最后再答應他一次。

袁飛約在食堂見面,還特意給我發過來一張自拍,打扮的很低調,專門穿著格子襯衫,夾在人群中間和學生無異,以至于找半天時間都沒找到。

“騁騁,等等我……”

騁騁……馬騁騁?

我剛向著聲音的方向轉過身去,從肩膀上方就伸過來一只手,勉強的搭在我的肩上。

但是我沒敢轉身,因為我確信那只手是女孩子的。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