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報復

作者:九五 | 發布時間:2019-06-15 15:29 |字數:2009

與此同時,司馬天龍的父親司馬長風也聽說了這件事,連忙把自己的兒子找了過來,說是要教訓他。

“父親。”司馬天龍坐在司馬長風旁邊,剛要說出自己昨天宴會受到的委屈,就被司馬長風的眼神嚇得不敢吭聲。

司馬天龍這個人,仗著家族的勢力,作威作福。

可是他始終不敢對父親不尊敬,因為他再怎么都知道,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父親打下的江山,而他不過是一個只會花錢的公子哥罷了。

見到司馬天龍仍舊是這般風輕云淡的模樣,司馬長風簡直要被氣死了。

這個孩子可真是不爭氣,怎么一直給自己惹麻煩,本來想趁著蘇炳添出國的機會把蘇眉綁架,沒想到一直失敗,還暴露了手下人的身份。

一想到這里,司馬長風就氣不打一出來,拍著桌子,朝著司馬天龍怒吼到:“過來,不許坐下,知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了?”

聽到父親呵斥自己,司馬天龍也不敢坐著了,立馬站了起來,小聲地說:“知道。”

說完這兩個字,司馬天龍就不敢再說話了,他在等著父親接下來玩說的話。

每一次司馬天龍闖禍,司馬長風總是把他叫過來數落一頓,然后省心兩天,繼續是該犯就犯,然后繼續被罵。

長此以往,本來平常人肯定會覺得這個父親不夠嚴格,也就不再會怕了,結果司馬天龍卻是越來越畏懼自己的父親了。

“知道為什么屢錯不改?連一個小丫頭都搞不定?”司馬長風拍著桌子,看著不爭氣的司馬天龍,語氣里帶著慍怒,卻還是忍了下來,忍住了罵人的沖動。

在司馬長風的眼里,司馬天龍不僅吊兒郎當,而且總是給自己找借口,只不過是這種小事,他都搞不定,以后怎么放心把公司交給他?

看著父親生氣的樣子,司馬天龍卻是更加害怕了。

不知道為何,從小到大,他總是覺得父親這樣十分嚇人,所以直到現在也一直害怕著,可他這個性子,就是改不掉。

少頃,司馬長風的情緒收斂了一些,司馬天龍才敢再次開口說話:“可是,是因為那個葉方太強了,他不好對付。”

司馬天龍并沒有找借口,若不是葉方三番兩次出手相助,蘇眉那個丫頭片子早就落到網里了,怎么可能一直逃脫。

司馬天龍就覺得,蘇眉表面上把葉方當做保鏢。

實際上,肯定是朋友,甚至更多,否則為何昨天晚上那種場合,他還會如此放縱,而蘇眉竟然一句話都不說,任憑他耀武揚威。

“我不喜歡自己無能還要想方設法找借口的人。”司馬長風看著司馬天龍,冷冷的說到。

有些時候,一個冷漠的語氣比一個慍怒的語氣更加嚇人,剛剛若是生氣了,爆發了,那現在的司馬長風就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人。

剛剛司馬天龍是不敢說話,可是現在他說話還要一直掂量著,生怕說錯一句,甚至是說錯一個字。

“可是,是真的因為葉方不是普通人。”司馬天龍解釋著,一邊把自己之前兩次綁架蘇眉的事都說了,又說了之前劉辰的遭遇,要比自己更加丟臉。

司馬長風一邊聽著司馬天龍的話,一邊分析著這個人的來歷。

而且司馬天龍還說了,自己當天去警察局找人幫忙查找葉方的資料,也沒有,劉辰給自己的也只是近半年的資料,這個人沒有過去。

“沒有過去?”

看著司馬天龍認真的樣子,司馬長風也來了興趣,他這個人最討厭多管閑事之人,尤其是這種把自己隱藏很好,卻還是自命清高的出來摻和外面的事的人。

而且,司馬天龍還說了,這一切就是葉方從中作梗。

“本來我的人都已經把蘇眉抓住了,可是葉方突然出來,把蘇眉就走,還把我的人都送進了警察局,父親,如果能把這個葉方解決掉,我肯定能控制蘇眉。”

聽到這里,司馬長風突然想到了什么,看著司馬天龍,問到:“那,昨晚那個當著那么多人的面,侮辱你的那個保鏢,是不是就是葉方?”

父親也聽說了這件事?

此時此刻,司馬天龍就想把自己的舌頭咬掉,父親不喜歡自己吊兒郎當的活著,更不喜歡自己在外面惹是生非,尤其還是強暴了一個女人。

要是讓父親知道,自己是因為一個女人,同葉方生了矛盾,肯定會剁了自己,不過事已至此,逃不掉了:“是啊,就是他。”

司馬天龍說完這句話,就在一旁站著,不敢說話。

不過,司馬長風也沒有說什么,大概是并不知道是因為一個女人,就連他也覺得因為一個女人讓葉方那樣的人與自家兒子出手沒什么可能,便作罷了。

“天龍,你先出去忙吧,我還有些事要去處理。”

在司馬天龍走后,司馬長風獨自端詳著葉方的照片,這個人,自己是不是在哪里見過,又翻了翻葉方的資料:“嘖!原來和他們有關系。”

原來,那張圖片是之前葉方在地下打拳的圖片。

既然和他們有關系,自己肯定能用得上,再者說,這個葉方得罪了地下拳場的人,肯定早就被人惦記著。

由此一來,自己的朋友也就更多了,可以利用的人也就隨之增多。

“喂!等下我過去一趟,有些想請你幫忙。”司馬長風陪笑了幾聲,然后起身穿了外衣。

帶著兩個保鏢,司馬長風熟門熟路的來到了地下拳館。

沒想到上次地下拳館打假拳的那個人就是葉方,真是意料之外,不過這樣一個人,怎么會與蘇家牽扯上關系,這一切就要問他了。

管事的人一看是司馬長風,立馬將他領到小屋了:“您這邊請。”

“嗯。”

管事的推了門,司馬長風走了進去,坐在沙發上,桌子上已經備好了茶,而沙發對面坐著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萬年。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