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又生詭計

作者:南窗 | 發布時間:2019-06-15 17:34 |字數:2048

陸靈迎上他關切的眼神,心里一暖,搖了搖頭,安撫道:“爺爺放心,靈兒已經和以前不同了,不會再讓他們拿捏,今日的事能拿回娘親的嫁妝,我已經很高興了。”

陸云點點頭,眉間的褶皺稍稍淡了下去,“真的是苦了你了,帶著小兮兒在外奔波了六年,回來之后我連護都護不住你。”

“今早的事情也是,靈兒你也是自己解決了這件事。”陸云平淡的語氣中有些力不從心。

“爺爺不要自責,是靈兒自己想回來的,能回到國公府,而且還能住進以前娘親的院子,我已經滿足了。”陸靈笑了笑,見陸云還是自責的樣子,有些無奈,“爺爺,差不多小兮兒要醒了,要去看看她嗎?”

陸云一聽這話,也知道陸靈不想讓自己擔心,點了點頭,等回到里屋的時候,就見著陸雨兮抱著受驚的鸚鵡,鼓著腮幫子,一雙眸子里蓄滿了淚水,小臉上滿是怒意。

見陸靈來了,小腿一伸就跳下床,撲進她的懷里,“娘親!你干嘛不讓我出去,我可以教訓那個壞家伙的!”

陸靈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腦袋,柔聲道:“遇上這種人的時候,娘親怎么告訴你的?”

陸雨兮仰頭眼淚汪汪的看著她,嘟了嘟嘴,有些委屈的垂下了腦袋,話語中頗為不甘,“這種人不能正面打臉,要借力打力,讓他沒有反抗的力氣。”

陸靈自然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暗暗嘆了口氣,“小雨點想保護娘親,娘親很清楚。但是小雨點如果不能保護好自己的話,娘親會很擔心的,知道了嗎?”

陸雨兮望著陸靈,眨了眨眼睛,堅定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以后一定會注意保護自己不受傷的!”

陸靈笑了笑,“這才乖。看看誰來了!”

陸雨兮探出小腦袋,一下子就看到了后面的陸云,小臉上頓時洋溢了笑容。

陸靈放開她,她就蹦蹦跳跳的往陸云走去,親昵的喊了聲祖爺爺。

“祖爺爺來看小兮兒啦!”陸云伸手將她抱起,臉上的胡子扎在她臉上,逗得她直發笑。

陸靈看著眼前的兩人,臉上也蕩漾著一抹笑意……

而另一邊,裕華院內。

屋內傳來噼里啪啦的響聲,守在門外的侍衛臉色訕訕,屋內的婢女跪了一排,花瓶瓷器碎了一地,首飾也散了一地。

婢女哆嗦著身子,臉色一個比一個慘白,春喜在旁邊看著發怒的李文慧,垂眸乖順的站在一旁。

“賤人!賤人!”李文慧將桌上能摔得東西都摔了個遍,“她憑什么!她就該死在路上!那個不要臉的放蕩蹄子,居然要我交出甘氏的嫁妝!”

說著便朝著其中一個婢女打去,剛剛呈上來的茶水直接砸在她腦袋上,婢女一時吃痛,忍不住叫出了聲。

李文慧冷哼一聲,直接一腳將她踢在地上,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指甲狠狠地嵌進了肉里。

婢女臉色慘白的不敢出聲,血順著她的額頭劃過臉龐。

李文慧面色一沉,眸中盡是殺意,“你也要給我找麻煩嗎?穿的花枝招展,想勾引老爺不成?”

當即,她一把甩開婢女的臉,轉過身冷冷的開口道:“拖下去,處理了。”

“夫人……奴婢……奴婢錯了!奴婢不敢了!”婢女身子不住的顫抖著,驚恐地抱住李文慧的腿,結果還是被幾個婢女拖了下去,不過一會兒,外面響起了陣陣慘叫。

聽的人心驚膽戰。

屋中的婢女們恨不得將頭埋進地里,連大氣都不敢出。

直到外面的聲音漸漸小了下去,李文慧才冷靜了不少,理了理亂糟糟的衣領,深呼了口氣。

春喜向眾人使了個眼色,跪著的婢女忙不迭起身退了下去。

她看了眼怒氣未平的李文慧,上前安撫道:“夫人莫要因為一個賤人擾了心情,既然她在這國公府里,收拾她的機會還怕沒有嗎,夫人何必在意這一個小小的失誤。”

“小小的失誤?你可知六年前為了把甘氏的嫁妝拿到手,我花了多少功夫!”李文慧瞇了瞇眸子,語氣中是壓抑的怒氣。

甘氏嫁入陸府的時候,嫁妝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在國公府最拮據的時候,還是靠甘氏的嫁妝撐了過來。

現在要她交出這塊肥肉,想都不要想!

春喜身子一抖就跪了下去,顫抖著聲音道:“夫人恕罪,奴婢只是覺得今日在院子里只是口頭應下了大小姐的要求,日后若是找借口推脫,就算她再厲害,也不可能明目張膽的搶。”

李文慧微微皺眉,眸中神色暗沉,不知在想些什么,頓了頓,她轉而問道:“焉兒醒了嗎?”

春喜愣了一下,還不等她回話,外面就傳來清脆的聲音,“娘親!”

陸焉在婢女的攙扶下進了屋子,就看到這一片狼藉,病容上掛著擔憂。

文慧連連起身迎了上去,臉上盡是心疼之色,“焉兒你終于醒了,身上的傷怎么樣了?”

“娘親是不是要把嫁妝還給那賤人了!”陸焉一坐下來,臉上不滿的神色就顯露無疑,聲調也提高了幾分。

“你剛剛能下床,不好好休息,到處跑做什么,這件事為娘會解決,你不用擔心。”李文慧柔聲說完,又皺起了眉頭,“你從哪里知道這件事的?”

陸焉提起這個,秀眉更皺緊了幾分,臉上盡是急迫之色,“還能是什么!現在全府上下都傳遍了!弟弟怎么沒把那個小賤人弄死!”

陸焉頗為焦急的說完,轉而像是想到了什么,臉色變得有些僵硬,“娘親,這賤人不會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吧?不然她怎么一回來什么麻煩事都找上我們了?”

“胡說什么!”李文慧赫然臉色大變,眸中閃過一絲陰冷,“不過她舉止行為和以前的確大不相同,說不定真的是沾上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春喜!”

春喜湊上前,李文慧在她耳邊耳語了幾句,春喜點點頭,就出去了。

陸靈,這次,看你還有多大的能耐!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