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跳樓

作者:輕舞飛揚 | 發布時間:2019-06-17 09:51 |字數:2085

“跳樓了!”

“有人跳樓了,快報警!”

正當我詫異怎么回事時,外面的喊聲像是滾雪球似的,越來越大。兩聲清晰的呼喊落入耳畔,我連忙湊到窗臺朝外望去。不遠處的女寢樓前圍了不少人,有些看不清楚。

胡凡潭順著縫隙看了一眼,拉著我朝外跑去:“快,去看看,晚了就看不到了。”

“跳樓有什么好看的?”我原本只是想遠遠的望上一眼,沒想到寢室里這個八卦之王,什么消息都敢往前湊,就連跳樓還敢去看熱鬧。

寢室門前為了好幾層的人,胡凡潭為了八卦拉著我一個勁的朝前跑,可人群太多,擠過去還有些困難。圍觀的中間傳來輕微的哭聲,聽上去像是女生的。

“同學,這是怎么了?”我見一時半會擠不進去,拉住旁邊的人問道。

那人瞥了我一眼,指著前方說:“跳樓啊,沒看見嗎?聽說是一位大三的學姐,感情不順想不開。嘖,從六樓天臺掉下來,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救。”

“誰說是失戀,明明就是跟室友起了爭執,一氣之下才跳下來的。”周圍立刻有人提出相反的原因,一言不合,兩人就此事在一旁吵了起來。

我有些懵,現在這年代,失戀吵架都能成為輕生的理由嗎?

“看什么,不好好學習圍這干什么,不怕做噩夢嗎?快,散了,都散了。”人群里傳來兩聲呵斥,大半部分學生很快驅散開,只有少數還在圍觀的。那人繼續喊道,“再不散開我就要記名了,回去扣你們學分!”

在學生眼里,扣學分可比做噩夢可怕多了,轉眼之間人群散了個干干凈凈。我躲在角落里,朝著地上躺著的人望了過去。守在兩旁的老師也宿管也不敢上前,只能別著臉遮遮陽光,表情還有些一言難盡。

跳樓的是個女生,趴在地上,披散的短發遮住了半邊,根本看不清容貌,這個發型有點莫名的眼熟。她身邊的地面上流著不少血跡,整個人一動不動的,像是沒了生氣。

很快,救護車就來了,就在醫務人員將女生抬到擔架上的一剎那,我下意識的縮緊了瞳孔。這張臉太熟悉了,不久之前她還好好的站在我面前,和另外兩個女生一起,趾高氣昂的數落著一名叫冉柒的學姐。

這不就是那名短發大三的學姐嗎,好端端的,她跳什么樓?

我壓住心底的驚駭,抬頭朝樓上望去。正值艷陽天,所有寢室的窗簾都是拉開的,還有不少開著窗戶。只有邊緣的一扇窗,窗簾是拉著的,就在窗子邊上露出一個半米寬的縫隙。窗前站了一個人,一個女人,長發披肩,穿著白色長裙,目光俯視著窗下,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她許是察覺了我的窺探,抬起頭,眼神直直落到我身上。不知怎的,在她的目光之下,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一股冷意涌上心頭。她輕微歪了下頭,唇角緩緩勾出一個弧度,像是說了些什么,離得太遠,我辨別不清。

我退后一步,戳了一下胡凡潭的后背,示意他朝樓上看去。

等我再抬頭時,女生的表情忽然變得,像是有些疑惑不解,又帶著深深的探究和驚詫。我心下一驚,只見她朝著窗前貼近了些,唇形再度吐出一句話。這句話她說的極為緩慢,像是故意要讓我看清似的。

她說,原來你,看得見我!

我佯裝鎮定的別過臉:“你看見了嗎?四樓,就那扇半遮半掩的窗前有個人?”

胡凡潭盯了半天,表情有些迷茫:“你看花眼了吧,除了那一扇拉窗簾密不透風的房間,哪還有人大半天拉窗簾。你是不是看見有人跳樓被嚇傻了,你看哪個窗前站人了?”

我一愣,抬頭望去,那扇窗子的窗簾遮的死死的,一點縫隙都不露,窗前哪還有什么人。可是我敢肯定,剛才看見的東西,絕對不可能是我眼花。

“你剛才看見的人什么樣子?”這是,胡凡潭也意識到了不對勁。

“黑色的長發,白裙子,剛剛就站在窗前,她還說了兩句話。”

胡凡潭聽我敘述完,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目光有些古怪:“你不會是看到了什么臟東西吧?這些東西通常白天不喜歡出來,也很少在活人面前顯形,她最一開始應該是沒發現你能看見她,應該只是覺得好玩,可她發現之后說的那句話有些奇怪,別是盯上你了。”

我這剛送走灰仙,不會又招惹上別的妖魔鬼怪吧?

救護車已經走了很久,地上的血跡也被打掃干凈了。想起那一日女生鮮活的容貌,我嘆了口氣:“你們說,那短發女生還有救嗎?”

“有點難。”胡文書吐出三個字,轉身朝著圖書館的方向走去。

我回頭去看胡凡潭的表情,后者朝我攤了攤手,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去圖書館的路上,我還能聽到不少人正在議論這件事情,他們對女生跳樓的原因眾說紛紜,踏進圖書館大門之前我已經聽到了七八個不同的版本,有的離譜到叫人忍不住咂舌。人都進了醫院了,還要受人議論編排,也是夠凄慘的。

我沒想到的是,在圖書里我還看見了一個熟人,冉柒。

她坐在角落的位置,低頭捧著一本書,面容比之前的冷淡多了幾分柔和。我一轉眼,就在冉柒不遠處,有一個帶著帽子和口罩的女生,跟做賊似的,時不時的瞥上一眼冉柒。偶爾冉柒換個位置或是活動一下頸椎,她就像是受到了驚嚇似的,連忙用書遮住臉。

卓文瑜的執著,一般人還真無法領會。

我跟胡家兄弟說了兩句,朝著卓文瑜的方向走去:“怎么不過去?”

“你也聽到了,她那天說過了,不想見我的。”卓文瑜眼角瞥著前方,小聲的說著,“我都已經很久沒見過她了,她既然不愿意見我,那我就是看看她也好。”

我更疑惑了,這兩人到底玩的什么套路,冉柒那副坐立不安的模樣,明明是早就發現卓文瑜了。

“冉柒在哪?滾出來!”

正當我想開口,圖書館里突然想起一聲怒喝。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