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留宿

作者:血澀 | 發布時間:2019-06-17 10:15 |字數:2078

這頓飯,是蘇小米吃得最好,也最溫馨的一頓飯。

小卉被陸司郢無視后,滿臉委屈的給自己盛了湯,邊低估著陸司郢的狠心,居然這樣對待自己的妹妹。

飯后,蘇小米就被小卉拉到了后院,坐在秋千上。

蘇小米這才認真的借著燈光打量小卉,這個女孩長得就如那種精致的芭比娃娃一樣,明亮的眼睛好像盛滿了滿天星,一閃一閃的,特別好看。

“你在夸我?”小卉彎著頭,沖著蘇小米眨眨眼。

蘇小米一怔,隨即笑了開來,“對呀,在夸你。”

“你可以叫我小卉,我的名字我很好聽的,安卉。”說完,一臉期待的等著蘇小米的夸贊。

果然不負眾望的蘇小米,配合的點頭,張嘴就夸了一句,“嗯,是很好聽。”

“陸哥哥還嫌棄我名字難聽呢。”

安卉想起陸司郢,又氣的咬牙切齒。可看著蘇小米,安卉突然嘿嘿的笑了一聲。

而被安卉笑聲嚇到的蘇小米,有種落進了一個陰謀里的直覺。

陸夫人從二樓下來的時候,看見陸司郢一個人坐在客廳里,目光在整個一樓掃了掃,猜想著可能是小卉拉著蘇小米跑出去玩了。

走到陸司郢身邊坐下,陸夫人嫌棄的看了一眼他身前的筆記本,慢悠悠的開口,“你爸年輕時,總是被我嫌棄,你知道為什么嗎?”

陸司郢回頭,給了陸夫人一個疑惑的眼神。

陸夫人接著嘆了口氣,說道:“因為對于他來說,工作比我更重要,如果不是后來你爸改了這個臭毛病,你可能不姓陸。”

“……”

陸司郢合上筆記本,起身往二樓走。

“你說,小米以后的丈夫要是不姓陸了,會不會姓安呢?”

陸夫人繼續說著,也不去看陸司郢離開的背影,而某個離開的背影一頓,約三秒后,提步繼續離開。

直到只有陸夫人一個人后,陸夫人才搖了搖頭,無奈道:“居然沒被刺激到。”

失算了失算了。

那安家的小子這么早訂婚做什么,讓她一時間都找不到人來刺激一下兒子。

時間漸漸流失,蘇小米和安卉聊得非常合拍,兩人都喜歡旅游,喜歡甜點,話題從旅游到甜品,再到蘇小米的飲品店,更甚的是,安卉說要投資飲品店時,蘇小米更加震驚。

耐不住時間不早了,蘇小米一定回和安卉一夜暢聊的。

“你不在這兒住啊?”安卉惋惜著,也知道陸伯伯不喜歡蘇小米。

“明天一早要去店里。”蘇小米微微點頭,用了一個不尷尬的理由。

她要是留下來,肯定會被安排和陸司郢同睡一間房的,不不不,打死也不會住下。

安卉不舍的陪著蘇小米回去,沒想到蘇小米離開的話還沒出口,陸夫人很有先見之明的開口了,“我已經給你準備好睡衣了,今晚就在這里休息吧,店晚點開門也沒事,明天一早我讓司郢送你回去。”

“阿姨……”

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一把借口說完,你再把話給堵死好嗎?

這么直接的把蘇小米的路全部斬斷,盛情難卻下,蘇小米只好點頭。

所以,當安卉要求和蘇小米睡一間得時候,蘇小米就知道自己落入了哪個陰謀里。

可她喜歡這個陰謀,而且還會心甘情愿的跳下去。

“不行!”

“不行!”

前一句是陸夫人拒絕的,蘇小米理解,可后面什么時候出現的陸司郢也拒絕,到底要玩哪樣?

“怎么就不行了?”安卉被這倆母子的默契嚇了一跳,很不解的挽著蘇小米的胳膊,說道:“我和小嫂子聊的很開心,還想今晚繼續聊呢。”

“小卉啊,聽姨的,今晚乖乖一個人睡。”陸夫人上前,拉著安卉離開現場。難得兒子和自己統一戰線,陸夫人豈有不支持的道理。

“姨……嗚嗚嗚”被強硬拉走的安卉喊了幾聲,就被陸夫人捂著嘴帶走了。

為什么姨的力氣這么大?

為什么姨這么幼稚,還要把她的嘴給捂起來。

“過來!”陸司郢叫了一聲愣住的蘇小米,嘴角微微上揚,卻見蘇小米不動,他壓低了聲音,又喊了一下,“蘇小米!”

“到!”

“……”

還沉浸在剛才的畫面,蘇小米頭一次見到如此可愛的陸夫人,不由得看著失了神,然后依稀聽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識的答了一聲到。

跟著陸司郢進了房間后,蘇小米的心跳莫名的逐漸加速,盯著眼前偉岸的背影,蘇小米突然想起了“夫妻義務”四個字。

姓安?

呵,不可能!

陸司郢想起陸夫人說的話,回頭看了一眼乖乖跟在他身后的蘇小米,滿意的點頭,這樣乖的小女人,只能是他的。

“我睡沙發你睡床!”門一關,蘇小米就如受驚的小鹿一般,抱著手臂,仰著小臉給自己安排著睡處。

“嗯!”低低的鼻音,讓蘇小米一度以為聽錯了。

“你不住煮生米了?”陸司郢反常,倒讓蘇小米不適應了。

白天,明明還在店里調戲她說要煮生米的?

不對不對,為什么她心生埋怨?她這是有多期待和他履行夫妻義務?

蘇小米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想的都是什么啊,蘇小米啊蘇小米,想不到你居然是一個垂涎男人美色的女人。

“就這么喜歡不軌之事?”陸司郢靜靜的看著蘇小米在那兒懊惱,不由輕笑了一聲。

“不喜歡不喜歡。”誰會喜歡這種事,蘇小米已經無力吐槽自己了。

或許是陸司郢真的有事,給她扔了一件睡衣后,便自行打開電腦處理工作。

陸司郢有一句話說的挺對,他的時間可以用金錢來衡量。

正因為今天去等蘇小米回陸家用晚餐,陸司郢推了好幾個飯局,甚至還有一場關于拆遷的會議。

蘇小米洗完澡出來,看見陸司郢沒有回頭,微微松了口氣,想著剛剛她用了他平時用的沐浴露洗澡,整個人就泛起一股燥熱,讓她臉頰的通紅一直消散不下去。

說好睡沙發的,蘇小米出浴室之后,直奔沙發而去。

“到床上睡去!”

啊?

這是陸司郢說的,蘇小米覺得,她應該聽錯了。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