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買兇殺人

作者:北冰洋 | 發布時間:2019-06-17 10:22 |字數:2050

就在林凡推著林天快速離開的時候,在遠處醫院住院部大樓的樓頂,有幾個人已經目睹了這一切。

“就是這個小子!”一人開口說道。

如果林凡在這里,會驚訝的發現,說話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正在籌算著找麻煩的楊錫山。

此時的楊錫山正在向著幾個黑衣人介紹著林凡。

“這個家伙原本沒有什么特別的,只是三年前失蹤了,如今又回來容城就變得這么厲害了。”楊錫山說道。

“厲害嗎?”

一個黑衣人冷笑道:“我看未必有多厲害,就是一個皮糙肉厚的傻子罷了。”

領頭的黑衣人冷笑道:“楊老板,既然你打算出錢請我們兄弟幾個出手,我也就把丑話說在前頭。”

“請講請講。”楊錫山躬身詢問道。

黑衣人頭領道:“首先,我們不是一般的收人錢財替人消災,我們一般出手是不會留下活口的,你請我們出手,可要想清楚。”

“嗯!”

楊錫山咬牙道:“為了以絕后患,殺也是無妨的,但請動手干凈些,莫要留下把柄。”

“你放心,我們暗月門的人手段你是有所耳聞的。”黑衣人道。

“那就好!”楊錫山心想,介紹這個業務的老前輩說過,這些人不是一般人,一定要當祖宗來伺候,既然要用,就要做好舍身飼虎割肉喂鷹的覺悟,無論如何,一定要滿足這些人的要求,唯有這樣,自己才不會有生命危險。

“既然你都答應了我們的要求,那就說說出手的價格吧。”

黑衣人首領淡淡說道:“我們殺人不講究目標的身份,但價格卻不低的,這個家伙我們要價這個!”

黑衣人伸出一只手,比劃五根手指。

“五百萬嗎?”楊錫山道:“價格公道,殺!這個價格殺十次都行!”

楊錫山興奮說道。

“錯!”

黑衣人首領:“我說的是五個億!”

“啊!”

楊錫山一聲驚訝道:“這個小子的爛命不值這個價格啊。”

“嗯?”黑衣人首領看著楊錫山道:“怎么,你出不起這個價格嗎?”

“不……不是。”楊錫山被黑衣人毒蛇一樣的眼睛盯著,瞬間冷汗就流了出來。

“那你就是看不起我們了?”黑衣人道:“按照規矩,你敢請神,就要有送神的本事,要不然,嘿嘿。”

黑衣人言語之中威脅的意思不言而喻。

楊錫山不敢直視黑衣人,最終唯唯諾諾說道:“五個億太大了,我需要時間籌錢。”

“不用這么麻煩!”

黑衣人首領道:“把你們楊氏集團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轉移到我們暗月門旗下產業就行了。”

說著,黑衣人竟然拿出一份契約,遞到了楊錫山面前。

楊錫山忽然意識到,這群黑衣人明明是有備而來!

這真是騎虎難下了。

怎么辦?

楊錫山打起了退堂鼓,但是,當楊錫山看到身后黑衣人舔舐刀口的動作,楊錫山忽然發現自己似乎沒有多余的選擇。

有錢,得活著才有享用的機會。

“好,我答應你!”楊錫山做出了大放血的決定。

于是楊錫山不再猶豫,抬起手在契約上署名,算是完成了與黑衣人的交易。

然后黑衣人轉身對身后兩個同樣身穿黑衣黑袍的同門說道:“腥風、血雨,你們兩個去把那個小子料理了,人頭記得提回來交給楊老板,另外,看楊老板誠意這么十足,我們也不能顯得小氣,料理了那個小子,順便把他的父母也一并超度了,算是我們給這一筆交易的添頭。”

聽到這話,楊錫山快意的點點頭道:“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黑衣人頭領轉身對手下兩個同門道:“腥風、血雨,速去速回,莫要讓老祖等我們。”

喚作“腥風”和“血雨”的二人沖著黑衣人首領笑道:“大師兄這是瞧不起我們了,以我二人的本事,難道還怕收拾不了一個泥腿子?”

言罷,這二人竟然直接從高達數十層樓的房頂直接跳了下去,驚得楊錫山差點坐在地上。

臥槽!

這樣跳下去,豈會是有活著的可能?

楊錫山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然而,這二人確實刷新了楊錫山的認知,只見兩人在半空中宛如燕子一般身姿矯然,牛頓的引力學說似乎對這哥兩個毫無用處。

眨眼睛的功夫,二人已經飛臨樓下,簡簡單單的著了陸,隨后,兩人的身影尾隨著林凡父子的方向去了。

“這……這怎么可能?”

楊錫山還是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

“怎么?很驚訝?”黑衣人首領淡淡微笑道:“其實我們還有很多讓你感到驚訝的東西呢。”

“你們……不是人?”楊錫山蒼白著臉問道。

“不錯!從某種程度來講,我們在你們的眼中,已經超越了人的范疇,是你們只能仰望的存在。”黑衣人首領淡淡說道。

言罷,黑衣人友好的拍了拍楊錫山的肩膀說道:“所以,你應該慶幸認識我,也應該慶幸你找對了人。”

聽到這話,楊錫山心想也是這個道理,那二人連樓都敢跳,跳下去還安然無恙,這種猛人,難道林家那個小雜毛還有活命的道理?

……

林凡推著今天穿過人群密集的鬧市區,三拐兩拐準備回家,突然身前有一個男子埋頭走過,這種低頭族城市里很多,林凡不以為意,但眼前這人卻讓林凡皺起了眉頭。

來人筆直朝著自己走來,若是不出意外,必然會撞在一起,這可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當即,林凡停下了腳步。

恰在此時,身后一道疾風掠過,林凡感覺到了一絲危機感。

這種危機感,對林凡來說幾乎是可以忽略的。

但!

哪怕是微不足道的惡意,那也是惡意!

是誰?敢對自己如此不敬?

林凡頭也不回,單手便往身后一抄。

“咦?”

身后發出一聲驚訝。

隨即,來人便被扼住了喉嚨。

“就你這種三腳貓的本事,也來偷襲人?”

林凡看著被自己掐著脖子舉起來的黑衣人,冷冷笑話道。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