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惡犬咬人

作者:蒼狼 | 發布時間:2019-06-17 10:25 |字數:2140

司機伸手比了一個數字,朱高猶豫著著看韓良,那雙眼睛里寫滿了無可奈何,總結來說就是:我也想要錢啊,可我沒辦法搞定這件鬼事。

韓良也只能打消這個念頭了,畢竟朱高和自己都沒有任何辦法,還是不要硬攬了,害了自己也害了別人。

車子到了村口卻沒有停下來,徑直駛向了村子里,韓良也不在意,只努力辨別著窗外的行人,想看顧大世是不是就在其中。

“就,就這兒了,朱道士你們進來吃個飯唄。”司機油門一踩,直接把朱高和韓良帶到了他哥哥家的門口。

說好的是個兇宅?你還讓我們進來吃飯?朱高在心里暗暗道,連忙想法子拒絕。

“我最近幾天吃素,你知道的,道士一個月總有那么幾天。”朱高揉了揉鼻子:“那個,小高啊,我們就不進去了,謝謝你捎我們一程哈。”

“不不不,朱道士,我家嫂子就吃素,她也會做素菜,走吧走吧。”小高打開了車門,就等著他們倆邁腿下車了。

朱高看著韓良,韓良尷尬咳嗽幾聲,兩個人還是忸怩著下了車。

可下車一看,這才發現小高口中他哥家的富裕,在周圍普普通通的一兩層小房子的面前,這一幢三層的大房子,就連外面都貼著閃亮的瓷磚,旁邊那些家的墻殼兒都有一些脫落了,不是一般的差距。

還沒走進屋子就能聽見狗叫了,小高去敲門:“大嫂,你在家不,我來看看。”

一個中年女人拉開了門,穿著打扮和村中的女人沒有什么不同,只是她那張光滑白皙的臉,顯然不是在農田中干活的人。

“我正要去看你哥。”嫂子將手中的保溫桶微微提了上來,說話有氣無力的樣子:“你一起去看看?”

“我肯定得去看看哥,不過,嫂子你認識一下,這是我們村的朱道士。”小高轉過頭看了朱高一眼:“我想著請朱道士來幫忙看看,畢竟最近怪事很多。”

嫂子看了一眼朱高,猶豫著道:“我們家就是最近運氣差了點,倒還不用請道士來,這樣,你先把朱道士他們送回去吧,然后來醫院看你哥。”

朱高聽見這句話如蒙大赦,連忙接口:“人嘛,這輩子肯定有段時間不太如意的,不必太在意,小高你就去看你哥吧,我經常出村都麻煩你,哪好意思再讓你送呢,我們走了走了。”

韓良和顧大世正往樓梯下面走去,身后的小高卻一把扯住了朱高的衣袖,幾步走到前面攔住了他們:“朱道士,那你們幫我一個小忙吧就。”

“什么小忙?”朱高打量著這房子的風水,想評價一下卻不知道怎么敷衍出口,只能聽著小高繼續說。

“我覺得我媽可能撞邪了,就這個小問題,朱道士你就幫幫忙吧,酬金我會給雙倍的。”小高很是真誠地道。

見朱高不說話,小高開始打苦情牌了:“你說我媽一個老太太,這么大年紀了,要是真的被什么東西纏上了出點事,我們還不得后悔一輩子啊,朱道士你人心善,這種事情你就幫幫忙吧。”

“我的旅游團十點鐘就要集合,我...”朱高掙扎著就想要走,韓良心里卻好似有著負罪感一般,覺得自己沒有能力去幫助別人。

“朱道士,求求你了。”小高是肯定不想讓朱高走的,他的蠻力可比朱高大多了,板著朱高的肩膀一轉兒,朱高一轉身差點摔倒。

“我去,我去看,我又看不出來,你非要我看。”朱高嚇了一大跳,最后氣沖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朝著屋子里面走去。

客廳里面就坐著一個老太太,左腿還打著石膏,擱在一個板凳上面,看見來人了,原本慈善的臉一下子就扭曲了起來,破口大罵:“沒良心的,你個天殺的,你不得好死啊...”

朱高對著韓良小聲道:“我總覺得她在罵我。”

“行了行了,你快去看看。”韓良推了朱高一把,環顧著四面墻上掛滿了的鐘馗畫像,不知道為什么覺得這個屋子陰森森的。

“這病,我得再看看,你們要不就先去醫院看你們大哥吧,我在這慢慢瞅一瞅。”朱高蹲在老太太身邊假意把了一個脈,對著他們道。

“這不行。”嫂子自然是不愿意的,搖了搖頭,有些不信任地看著朱高。

“行了,嫂子,屋里不是有監控的啊,不會出事,沒問題,我們走吧。”小高也只是當朱高不想讓外人看見自己的法術,總算三勸兩勸把嫂子勸走了。

“什么問題?”韓良問朱高,順便補充了一句:“這屋子陰森森的感覺。”

“要你說,我一進來就背脊發涼,你看掛這么多的鐘馗都鎮不住,唉,我看這老太太就是年輕積攢的怨氣太多了,老了沒事干就爆發了,你知道吧,老年人都這樣。”朱高站起身子思索了兩秒:“沒人了,咋們溜吧。”

“真的走啊?那他們回來了發現你跑了,以后還怎么見面?”韓良問朱高。

“那就留一張紙條唄,就說我有急事。”朱高在桌子上面找紙和筆,隨后彎腰看抽屜里面有沒有,卻猛地往后一仰,大叫了起來。

一條僅僅只有巴掌大的小狗竄了出來,往朱高身上一撲,它體型是小,可是嘴下卻是一點不留情,一口咬住了朱高的胳膊。

韓良連忙上前,拽住那只狗的后腳一扯,把它從朱高身旁甩走了。

“流血了,流血了。”朱高指著自己破了皮有些滲血的手臂,快要哭出來了似的。

“流血了,得打針是不是?”韓良慌了,也不管那么多了,扶著朱高就往門外去。

韓良本來就比朱高矮了一個頭,現在被朱高一壓,覺得自己快要走不動路了,正要踉踉蹌蹌下樓梯,誰料朱高直直往下撲去,從臺階上面滾了下去。

“朱道士。”韓良連忙沖下去,努力將朱高的上半身往上抽了抽,只見朱高雙目死死緊閉,嘴唇已經發烏,氣息變得急促了起來。

“汪汪汪。”那只狗已經追到了樓梯口,呲牙朝著韓良他們。

這只狗不對勁,這肯定不是什么狂犬病。

韓良連忙從包里摸出了法鏡,可是鏡子里面只有那只好像隨時都要朝著自己撲過來的惡犬,一點怪異的現象都沒有。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