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侯大師

作者:十一班 | 發布時間:2019-06-17 10:30 |字數:2040

“你不要以為我拿你沒辦法,我警告你一聲,現在的我很生氣,你要是識相的盡快去通知一聲,我們不是無理取鬧的人,我們可以等待,可你要是遲遲的不作為,那就別怪我硬闖了。”

蕭然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他看到張叔一直沒有把自己迎進去的意思,不由得提醒道。

“呵呵,你覺得我會后悔么?你不過是個小毛孩子,我跟你計較什么。”張叔今年三十八歲左右,按理說確實是比蕭然要大很多。

張叔也不傻,他在看到譚雨旋的時候,那臉色就很不自然了,按照道理來說譚雨旋應該被厄運纏身,怎么看氣色還不錯的樣子,難道那些道符一點作用也沒有?

“好,你再接著阻擋我。”蕭然點點頭,臉上的笑容有點瘋狂起來。

獨自盤膝坐在地上,蕭然開始念誦道決,他那本無名古書中記載著許多道術,其中就有怎么報復的一類。

蕭然打算施展撒豆成兵的道術,這個需要一點時間準備,蕭然就要和屋子里的風水師比比道術。

“雨旋,你幫我準備一把黃豆來。”

“啊,什么樣的黃豆都可以嗎?那我就去買一點回來。”譚雨旋聽了點點頭,然后她一個人去買黃豆了。

張叔直接把大門給關上,顯然不待見他們。

蕭然也沒著急就那么盤溪坐著,對他來說,如何消滅風水師才是第一關鍵,其他的痛苦他都可以承受。

很快,譚雨旋從遠處帶著黃豆回來,她就擱在了我的腳邊上,暫時沒有打擾到蕭然施展道術。

“你,你到底要準備多久?”譚雨旋弱弱的問道,她對于道術的施展不太理解,但是看蕭然這個緊張的樣子,估計下面施展的道術很厲害。

道術之中,有一門叫做撒豆成兵。

蕭然這次施展的便是撒豆成兵的道術,它的作用是找出那個風水先生的位置。

“嗯,萬事俱備,等晚上咱們再賴。”這種道術,只能在晚上才能成功的施展,一般白天是不會有作用的。

因為蕭然很清楚一件事,道術屬于陰,而太陽是屬于陽,他們不可以相融合,但是月亮是可以反射陽光的。

而月亮的光芒和炙熱的太陽光比較起來,顯然是月亮的光芒更加柔和。

晚上才是施展道術的最佳時機,陰陽相融,道術自然可以成功。

“那好,我聽你的安排。”譚雨旋點點頭。

兩個人離開后,大門又被打開了,張叔很奇怪他們在大門口坐著半天,是不是在四周動了什么交手。

“奇怪啊?我也沒看到什么異常之處,這幫小子真是……”張叔四處看看,他確實沒看到什么奇特之處,也許是他自己多慮而已。

譚雨旋是一個可憐蟲,她的氣運全部都被侯大師給破壞掉了,怎么可能有那么好運氣請打高手來。

那侯大師據說是從茅山下來的高手,各種道術都精通,王富貴是花了重金聘請過來的。

七星燈,便是出自侯大師之手。

這七星燈當初被清出來的時候,張叔都震驚,他發現七星燈是可以續命的。

夜色,明月星稀。

蕭然和譚雨旋兩個人來到古宅前。

這里也是王富貴的家門口,門前的兩個石獅子威風凜凜,安靜地匍匐在大門兩側,仿佛是有著吞食天地的力量,看上去是令人心驚膽戰。

“呵呵,我又來了,這一次讓你知道什么是道術。”

蕭然冷笑一聲。

隨后,他從懷里掏出一把黃豆,這是白天施展過道術的黃豆,現在只要催動道符就可以使用。

“天命符!”蕭然大喝一聲,他手上的道符就燃燒起來。轟!這張道符燃燒著,很快就變成了一灘灰燼,隨風飄散。

一股陰風吹來,那些地上的黃豆居然開始震動起來,很快,蕭然和譚雨旋兩個人都看到黃豆跳動起來,直接從大門的縫隙里鉆了進去。

“對,就是這樣,你們代替我進去查看風水師的位置,去吧!”

蕭然表情有點激動,他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這個風水師很謹慎,平時都不敢輕易的出門。

因為王富貴的借尸還魂計劃還沒成功,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這大千世界之中,他的道術只能算是九牛一毛,要真遇到那些高手他只能束手就擒。

主要是那筆錢就賺不到手里,那位大師肯定要小心謹慎的去面對。

此時,院子里。

一個房間里燈火通明,在地面上擺放著許多的蠟燭。

而蠟燭的分布不是隨便擺放的,而是有著許多的規則,有的類似于八卦,還有的像是一個字體似得在那里白飯這。

之所以這么擺放,那是為了續命,輔助七星燈的作用。

果然,在那方形的木桌之上,一盞古樸的七星燈慢慢燃燒著,它的燈芯不是很大,但卻燃燒得非常緩慢。

“唔,你的意思是說,那小子來找我?”侯大師盤腿坐在地上,一臉的陰險。

“是的,侯大師,我白天就看到這幫人鬼鬼祟祟的在大門口,我看到他們不善,我就趕走了他們,咱們還是小心為上。”

張叔畢竟是一個很陰險的人,他覺得小心駛得萬年船,不能在陰溝里翻船了。

“嗯,你說的不錯,咱們是要小心一點。”

侯大師點點頭,他趕快就從懷里掏出一張道符,剛準備施展道術的時候,好像是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至于什么不對勁,他暫時還沒感應到。

一會后,一顆黃豆居然從外邊鉆了進來,當著侯大師的面落在他手上。

張叔有點蒙蔽,因為他不知道這黃豆怎么滾進來的,似乎有靈性一般跳躍到侯大師手上來了。

“我的天啊,這黃豆怎么回事?好像是有生命一般,這個也太神奇了吧。”

張叔這輩子見過的風浪不少,這些天跟著侯大師也學習著道術,可是黃豆可以自己動是第一次看到。

“看來我們被跟蹤了....”侯大師臉色鐵青,輕聲道。

“被跟蹤?這個不至于吧?”張叔有點傻眼。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