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林正

作者:飛龍在天 | 發布時間:2019-06-17 10:39 |字數:2198

陳響想了想還是問了出來,不然就算他是男人,想不到答案,他心里也是梗得慌的,畢竟夏溪是個女人,心里的七彎八繞,想不透,想不透。

“你不是遞了簡歷了么?我高興就讓你通過了不可以嗎?還有沒事?沒事外邊事多著,還不出去干活。”

夏溪表示,看著陳響有種說不出來的心煩,她開始有點后悔招陳響進來了。

突然被噎了一下,陳響表示,心情好多了。

“那夏總我就先出去了,有事您隨時叫我。”

陳響應了夏溪后,走出了辦公室,來到了門外的秘書組,找到林正,也就是那個陳響一來就各種看他不順眼的那個金邊眼鏡男。

說明了來由后,林正一臉的不耐煩,倒也沒為難陳響,口上刁難一番后,給了陳響一份日程表。

陳響伸手剛準備去接,臉上笑嘻嘻,心里但也沒有mmp,他就這么想著。

“不耐煩就不耐煩吧,你隨意,你高興,我不關心,反正你就是個渣渣。”

說來,回到現世后的這具身體,陳響的心好像就又活了過來,各種鬧騰,對著林正這樣的反手就可以一巴掌拍沒的渣渣,竟然很有心思和興趣和他玩玩,也許是在異世打打殺殺重口味慣了,現在對這些小清新格外偏愛?

不過出其不意啊,這個林姓渣渣很快就給了他一個沒臉。

就在陳響手都快要接到的時候。

這渣渣林正手一松,那張日程表就這么從林正的手中滑落,不得不說,林正這絕對是算計過角度和高度的。

不過,你說這東西掉就掉了吧,你撈個什么鬼啊。

“砰!”

放心,不是什么炸破天荒的神操作。純粹就是他,陳響,這個重生回來的修真者在撈日程表的時候,打翻了水杯。

嘿,無所謂,不就一個水杯么?這個垃圾,毀我形象。

林正唇角勾了勾。,嘲道:

“呵,小白臉,連張紙都接不好,不會是肌無力吧?”

垃圾林正,毀我清譽。陳響想到。

雖然不介意林正的小打小鬧,但是,這很是讓他覺得沒臉,

“林助理,這不該是我的問題吧,我看你這眼角膜是不是該捐了。”

陳響回諷道。

“你這嘴皮子倒是6,我也懶得與你爭辯,但這桌上的文件都濕了,這總該是你的問題的,趕緊把這給收拾了。這桌上的文件必須給我完好無損的弄好了。”

這林正倒也沒否認,只滿臉鄙夷看著陳響,活像是看只蟑螂一般。

他在桌上翻了翻,找到一份文件,又摸出一沓文件,沖著陳響說:

“特別是這些,必須馬上立刻給弄好了,這一會兒會議可要用,你說,我這剛整理出來,你就給我給弄濕了,讓夏總看見可怎么說。你這人可真是成事不住敗事有余的小白臉。”

陳響皺眉,難不成這是剛才夏溪所說的那個會議資料?

他不是沒聽到林正的話,但顯然,林正在他眼中宛如螻蟻,他的話半點不入他的耳中。在他心里,這林正還不如手桌上那幾份被弄濕了的文件。畢竟,他對貌美如花的衣食父母夏溪還是很有好感的。

“林助理,這是一會要用的,你難道就沒有備份么?”

“你覺得呢?” 林正笑得一臉的不懷好意。

“小人。” 陳響啟唇砰出兩字,他以為用著小人二字形容林正那都是侮辱了“小人”。

但是,林正顯然不這樣覺得。聽了這兩個字后,他本來還平靜的臉上立刻砰出了怒容。一雙招子突然就瞪了起來,一副兇相,還真是可惜了他那眼睛上架著的金邊眼鏡,整一個敗類,連斯文都稱不上了。

他沉著嗓子喝道:“你說什么!小白臉!”

“說你呢,小人,渣渣。”

林響看了眼林正,不屑的說。

邊說著,邊將剛被淋濕的辦公桌收拾起來。

這可不是他慫,是他缺錢,缺工作,少了這剛到手的工作,他就等著喝西北風吧。 而且這弄濕的文件有些難處理,如果用靈力倒是方便,可問題是怎么不聲不息的這文件弄干,而不留痕跡。

文件太過難看,想來夏總會不高興,他現在可不想讓衣食父母有點不愉快,萬一她夏溪一個不高興就將他給炒魷魚了呢。

男人,就要能伸能縮。

想著夏溪,轉眼間,就見夏溪出辦公室里走出來。

“一會的會議資料呢,怎么還不見你們送進來,一直在這吵什么。”

夏溪踩著高跟鞋,氣勢迫人的問道

林正見夏溪的到來,臉上立刻帶出諂媚的笑來。

只聽這林正先是問了夏溪的好,接著立刻就告起狀來。他說道:

“夏總,我現在嚴重懷疑他陳響有沒有能力勝任您的私人助理一職。”

夏溪聽了這話,看了眼陳響,又轉過頭去看林正,說到。

“怎么說?”

林正見夏溪應了他的茬,立刻喜道:

“這陳響什么事都做不好,才剛剛到公司,就把一會兒會議要用的文件弄廢了,他這樣一個人,連文件都接不好,做事還推三阻四的,完全不聽指揮,還藐視上級,并且他不僅完全沒有接觸過這行,而且,在來到隆興以前,他陳響居然是個無業游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混混。”

林正說完,抿了抿唇,雙眼放光的繼續說道。

“我們隆興集團里的都是精英,都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進入的隆興,現在,您突然將陳響這個三無人員招進來,您讓我們這些人怎么看,隆興不應該出現不合群的人。”

夏溪聽了林正的長篇大段,不由的又些發愣,意思是現在她夏溪招一個私助還得聽取手下人的意見,她連招人的資格都沒有?簡直好笑。心理這樣想著,面上卻不動聲色的看向陳響。問道:

“陳響,你怎么說?”

陳響一直看著夏溪,當然發現了夏溪臉上出現的一絲不悅,于是他聰明的沒有多說話,只簡要的回答了夏溪的問題。。

“我不能說我會,但我會努力去做”

夏溪聽著這話倒也沒什么不滿。只繼續問:

“那你對打濕文件有什么解釋?”

陳響為避免引火燒身,依舊一板一眼的回答。

“打濕文件這件事確實是我的失誤,但是,我不認為全是我的錯。”

夏溪聽著這回答,臉色有了一絲浮動。夏溪頗感興趣的問。

“哦?那你這意思是林正的錯了么”

陳響還沒說話,就見林正急吼吼的跳出來質問了。

“夏總,您這是什么意思?”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