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剽竊之物

作者:青草兒 | 發布時間:2019-06-17 10:45 |字數:2316

祝希艾看著季承言電腦上特別官方的頁面,無語的打開瀏覽器,動手輸入了幾行字,點擊搜索,下面果然彈出泰豪的一個發布會現場直播視頻。

“點開。”季承言命令。

祝希艾依言打開視頻,發布會上,正在發布一款護膚品,直言是本草里出現的草藥研究出來的,既可以安心是使用,還可以當營養早餐,不傷胃不傷身,對于敏感皮膚的人群,還特意加持了另一種膏藥的配合。

這款護膚品,從哪個方面來看,都是好處多多,尤其是敏感皮膚人群,現在人的皮膚大多數是敏感類型的,所以在選擇護膚品和化妝品的時候,特別的小心。

里面主持人需要現場人員來互動,互動之前有人質疑護膚品不能吃,泰豪的執行董事,也就是季舜泰。

當場讓人給他一瓶護膚品,隨后在大庭廣眾之下,那一碗護膚品都被他解決了,隨后,才有人相信,這些話是真的。

“道貌岸然,竊取之物也有膽子拿出來炫耀。”

季承言冷哼了聲,車子的速度一直在加速,祝希艾盯著電腦的畫面,也沒太注意,聽到季承言冷哼的嘲諷了一句,好像聽明白了一點。

“這東西,不會是剽竊你的吧?”祝希艾不可置信的問著,這也太大膽了吧。

疾風掠耳,祝希艾微微抬眸,在看到車外的車子一閃而過,連樣子都沒有看清楚,便已經超出很遠的距離,不由得轉頭擰眉看向季承言,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不會是,有人把你們研究出來的東西,泄露給泰豪了吧?”

“哼!”

季承言冷哼。

看來是真的了。

祝希艾打了個寒戰,敢這么明目張膽的背叛季承言,看來是已經打算好要跳槽泰豪了,否則繼續留在維高,簡直就是找死的節奏。

但現在,泰豪才剛開始開發布會,所以那個人還來不及辭職,季承言這架勢,估計就是回去收拾人了。

車子,“嘶”的一聲拉的很長,停在了維高的大門前,季承言解開安全帶,轉頭看向祝希艾,“下車。”

隨后拿過祝希艾腿上的電腦,迅速的下車。

祝希艾跟著下車,上了電梯,才驚覺此時的季承言,處于怒火邊緣,一但觸及,必定會爆發。

狹小的空間,兩個人一前一后的站著,季承言全身釋放著冷氣,目光陰蟄,回眸看祝希艾的時候,有多了一抹耐心,“在辦公室等我。”

隨即,電梯門開,大步流星的出了電梯。

祝希艾跟上來,“哦”了一聲。

“通知下去,參加櫻花護膚系列項目的人,立即到會議室開會。”季承言路過前臺的時候,停了一下,話音剛落,前臺便立刻拿起電話,一個個相關人員電話通知。

祝希艾看著,這工作效率不是一般的高效,僅僅一分鐘,前臺已經掛了四個電話。

季承言的辦公室,采用了米白的顏色粉刷,偌大的書架上,擺滿了一排排的書,真皮沙發,晶瑩剔透的玻璃石茶幾,規格很簡易,卻也讓人一眼覺得很舒適,和他這個人比起來,不會顯得讓人特別多的壓抑。

主要是,季承言這個人的氣場,太強大,沒有人能和他對視一分鐘以上。

祝希艾被安置在辦公室里,坐在沙發上,有些無聊,起身,走到書架前,目光瀏覽著那些包羅萬象的書。

“《簡.愛》?”

祝希艾視線停留在這本書上,想不到季承言這個人居然會喜歡這本書,不由得輕笑了一下,

抬手,剛碰上書,下一秒卻停住,她還沒有過問季承言,這些東西,還是不碰的好。

不再亂走,祝希艾乖乖的坐在沙發上玩手機。

會議室里,季承言坐在首位上,目光帶著一抹審視的意味,環顧了一下在座的眾人,嘴角勾了勾,打開電腦,轉向眾人,點開了泰豪的發布會現場視頻,說道,“你們,誰能給我解釋一下,關于這個發布會,理由是什么?”

其中,有些人大概還不知道這件事,盯著電腦的畫面,臉上染上了一層薄怒,質問著,“季總,這事一定要查出來,看看究竟是誰這么沒有道德底線,居然將我們這么辛苦兩個月研發出來的東西,拱手出賣給了泰豪。”

櫻花護膚,是季承言這個月主打的產品,卻被泰豪那邊竊取了方案,然后直接研發出來,早他們一步召開發布會。

如果,沒有今天醫院門口的那出戲,季承言沒有想到,他的東西,也有人敢覬覦。

季舜泰啊季舜泰,一個護膚品而已,他可以舍棄,卻容不得他這么狂妄的欺負到他的頭上來。

“既然做這種事,就站出來。”有人附和的罵到。

“這種淪喪道德底線的事,也做得出來,不怕被人戳著脊梁骨議論。”

此起彼伏的討伐聲,也沒有人站出來,季承言冷冷的坐在那兒看著眾人,一會兒懷疑這個,一會兒懷疑那個,心里冷笑不斷,以為在他這兒,可以蒙混過關嗎?

溫迪,在這個時候推門進來,眾人的聲音戛然而止。

“季少。”

溫迪拿著幾張紙,上前遞給了季承言,低聲說了什么,眾人沒聽清,而有人臉色卻開始發白,目光緊緊的盯著那幾張紙,像是要盯出一個洞來。

“我的東西,覬覦了,竊取了,也就罷了,居然就值這個價,你是看不起我季承言,還是低估了你給他們的東西,不值這個價?”

季承言的聲音,似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低沉清冷,不帶一絲溫度,每一個字,都在擊破著那個人最后的自我保護。

“在維高,沒有人敢與泰豪合作,你是第一個,在我的眼皮底下,把東西送到對方手里的人。”

不疾不徐的聲音,沒有怒氣夾在語氣里,也沒有嘲諷的意味,就那么平淡的陳述著,就像在談今天很好的話題,一點也沒有緊張的氛圍。

“私下交易了,還拿出來炫耀,你說,你是在找死,還是在挑戰我季承言的底線?”

驀地,季承言的目光,鎖在坐在角落,最后的那一位。

眾人隨著季承言的目光看去,居然是這個項目的保管人,吳文。

“泰豪的發布會上,沒有你的名字,很失望嗎?”

季承言輕笑,看著那個臉色發白的人,把玩著手里的紙張,不屑的說道。“提前幾天給我遞辭呈,就不會有人懷疑你,泰豪給了這么一筆小錢,就狗腿似的跑過去,就不怕,到時候反咬你一口?”

“季總,對不起……”

“事后道歉,在維高,從來沒用。”季承言說著,起身,看向溫迪,說道,“讓人進來,證據交上去,泰豪那邊,留著我自己收拾!”

溫迪點頭,出門,隨即,幾個警察跟著溫迪走了進來。

“吳文先生,請跟我們走一趟!”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