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道觀黑心

作者:君臨天下 | 發布時間:2019-06-17 10:56 |字數:2062

夜深了,我向著前面的街道走去。

老禪師蹲在別人家陽臺上,他在等待著什么,等那一家人把燈熄滅后,這個老禪師就悄悄地走進了進去。

“天啊,他居然可以穿墻?”

“這有什么,我們都可以穿墻,因為我們是靈魂的狀態,不受那些約束的。”林倩聽到我的話以后,提醒道。

不管鬼魂能否穿墻,起碼我看到老禪師走進屋子里,他進去干嘛不太清楚,這大半夜的闖入別人家里,除了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還能做什么好事情?

一會后,我就看到老禪師從里面抱了一個小孩子出來,然后他趕快離開了現場,看起來他要對孩子下手。

“走!咱們跟上去。”張正道看了趕快提醒道。

我和小趙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第一時間趕往前面,那里是從古橋出去的路,現在老禪師要離開了。

“你快使用你的逃生術,先追蹤上他,然后你身上有我的道符,我可以跟著你的氣味找到你。”張正道看到老禪師速度太快,他們快要跟丟的時候,說道。

我點點頭,現在是時候考驗我的努力成果了。

我開始往前逃竄出去,因為有逃生術的關系,我的速度變得很快,瞬間就已經沖了出去。

不愧是專門用來逃生的,我覺得這速度自己都控制不住,很快就追上了老禪師。

“不行,我不可能超過老禪師,我還是要慢一點。”看到老禪師都快被我超過了,我趕快把速度給放緩起來,這要是把老禪師超過的話,那我別想找到老禪師的老巢了。

所以我把速度放緩下來,緊緊地跟隨著老禪師身后。

前面是一片山林,而在這大山之中有個光亮點,那里應該是老禪師的道觀,他爬樓梯上去了。

我也爬樓梯跟了上去,我看到樓梯兩旁的樹木林立著,看著非常的壯觀,有一種蔥蔥郁郁的感覺。

“呼呼。”后來,我實在是沒用體力了,只好坐在樓梯上休息一下。這一路跑過來耗費我太多體力了,幸虧是我年輕,要是年紀大一點顧忌的猝死。

休息了一會,我來到了一個道觀前面。

在我眼前的這個道觀看著也不簡單,外邊類似于古代的那種建筑,而在道觀的大門上面掛著一個匾額,扇面寫著善良。

“呸!你也配善良兩個人字?偷別人家孩子,你就是個無恥之徒,作惡的妖魔。”看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我內心里充滿了憤怒,這家伙居然自稱是善良閣樓的閣主,這不是惡心人么?

善良的人,會大半夜的去偷別人家孩子?

萬一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的話,那讓丟失孩子家的人怎么活?

這一點老禪師不會考慮,說到底他不個人,只是趙氏集團培養出來的武器而已,做壞事的一種工具,別人可不會考慮到那些人的感受。

趙氏集團的惡果,估計是罄竹難書。

“惡心,不知道林倩他們跟上來沒有?”來到這里以后,我覺得要進去看看,反正別人也看不到我,難道僅限于鬼魂?

我覺得活人看得到我,靈魂狀態肯定就看不到我了,應該是如張正道說得一樣。

不管了我進去看看,有危險再說。現在不是顧慮危險的時候,這幫孩子們太危險了,我必須要照顧他們,或許不止一個孩子。

我偷偷摸摸的來到了道觀的大門前,這里沒有人,因為我看到里面空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

然后我偷偷摸摸的再次來到后院,這里有腳步聲,而且我聽到有人在那里哈哈大笑。

我順著聲音走了過去,這里是一個院子。

在我眼前的院子里栽種著一顆桂花樹,前面就是大門口,那幫人應該是在房間里面。

咕嚕。

我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

趴在墻邊上查看情況,因為道觀還是以前古代的那種風格,窗戶紙都是紙張做起來的,我用口水就可以戳個洞。

我把紙窗戶戳了個窟窿出來,仔細觀察著房間里的情況,我看到老禪師和一個人男人坐在房間里。

“呵呵,老禪師,這件事你放心好了,我們的計劃三天后可以正常的啟動,這是倒數第三個孩子,我覺得您可以等到三天后一塊享用。”一個男人哈哈大笑著,我聽他的聲音有點耳熟,可惜背對著我看不到他真實的樣子。

這個人我應該認識,可從聲音聽記不清是誰了。

“那就好....三天后在享用也可以,但是孩子很煩,我必須先困住他。”老禪師不知道是不是點頭,我看不出來,他的那張臉被道袍給遮擋住,渾身烏漆嘛黑的,擱在外邊我絕對看不到他是個人形。

“這個不礙事,孩子要保證或者的最好,因為這樣陽氣才是最好的,老禪師您的法術高強,隨便就能把孩子困住了,剩下的兩個孩子我來給老禪師想辦法,我絕對不會讓老禪師失望的。”那個男人也是個心腸狠毒之輩,他壞笑著說道。

聽著他的話,老禪師笑了起來。

“你做的不錯,李老板,事成之后我們答應的條件,我個人愿意雙倍兌現給你。”老禪師的語氣里,帶著怪異。

“是嗎?那真的太感謝老禪師了!我從開始就跟著老禪師,我就相信老禪師能夠渡劫成功!”李老板哈哈大笑起來,并且站起身來,他答應會把剩下的兩個孩子抓過來。

“好,那我就不遠送了。”

李老板從里面走出來,來到外邊,他是哈哈大笑起來。

然后,門口的老禪師看著李老板遠去的背影,他卻笑道:“等我渡劫計劃成功,你是第一個死的,起碼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你也應該感到驕傲。”

說完,老禪師怪笑一聲他就走進了大門里,可能對于李老板說非常尊敬老禪師,然而老禪師根本就不買賬,對李老板只是利用關系,這種鬼魂會信守承諾就奇怪了。

咔嚓。

大門又被關上了,我在旁邊看的很清楚,我現在躲起來了,再加上有張正道給我的道符,所以我可以影藏身影,暫時不被看出來。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