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天亮了?

作者:我吃小蘋果 | 發布時間:2019-06-17 11:01 |字數:2030

“小娃娃你要坐車么?”

鬼司機的一句話,直接嚇得我汗毛瞬間倒豎了起來。

咕咚咽了口唾沫,權當沒有聽到,我悶著頭朝前繼續走去,手中的符咒攥的越發緊了。我已經打定了主意,要是他敢追上來,我等會直接一紙符摁到他的臉上!

走過出租車了,走出墓園了,上馬路了!低著頭一路疾走,我竟然順利來到了馬路之上!

我還沒來得及高興,那個鬼司機的聲音竟然又在我的面前響起。

“小娃娃你坐車么?”

愕然的抬頭,那輛車竟然憑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就連司機站立的位置都沒有絲毫的變化,就像是那輛車一直都在那里一般!

“我不坐!再說一遍,我不坐!”

受不了那張恐怖的臉了,我忍不住大聲說道。

而那個司機就像是什么都沒有聽到一般,再次將那句話重復了一遍。

一直都沒開口的大頭鬼嬰終于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捂著肚子在地上直打滾,哈哈大笑道:

“坐!為什么不坐!?哈哈哈。”

聽到生意上門,鬼司機直接把煙頭扔到地上踩滅,聲音中透露出幾分喜色:“不枉我等這么晚,終于有生意上門了。你說目的地,我保管把你又快又穩的送到地方!”

大頭鬼嬰瞄了瞄我,陰笑道:“不用選別的地方了,就陰曹地府好了。”

可能是感覺到為難,鬼司機垂在臉上的眼珠都晃蕩了起來,為難道:“到那個地方啊,那價錢可不便宜啊。”

“我不坐!也不去什么鬼陰曹地府,你趕緊走吧!”

我大聲的回答,試圖阻止大頭鬼嬰跟鬼司機的交流,沒想到沒有絲毫的作用。

大頭鬼嬰就像是猴子一般,在地上來回蹦跶了兩下才說道:

“難道你就不知道,他們這種陰陽轎夫只要你一搭話,就一定要完成交易么?那可是‘規矩’!別說是你了,就算是閻王來搭話了,也要老老實實的跟著走,更別說你這種肉體凡胎的生人了。你還是想想等會怎么付車資吧!”

對我嘲弄完,大頭鬼嬰扭頭看向那個司機,繼續說道:“陽壽,陰德,不管任何東西,只要你能保得住魂靈不滅,剩下的東西你予取予求!”

“真的!”

鬼司機更加興奮了,連臉上垂的眼珠都不顧了,直接撕扯下來塞到了嘴里,咀嚼的咯吱咯吱響,興奮的言語不清。

“那你便趕緊上車,同我走吧!”

說完這句話,那個鬼司機就徑直朝我走了過來。我看到這幅惡心人的場景,忍不住彎下腰嘔吐了起來。但是腹中空無一物,嘔出的盡是酸水。

看著逼近的鬼司機,我干脆直接撒開腿跑了起來。

但是隨著我時不時的往后看,我就越發的凄惶起來。

不管我怎么跑,那個鬼司機竟然始終跟在我的身后!而且隨著他腳步的邁動,我們之間的距離還在不斷的縮小!

“別白費功夫了,既然契約已定,就算是你跑到天涯海角躲不掉,一定要跟著走一遭才行!”

大頭鬼嬰坐在我的肩膀,嘴里嘿嘿笑著說著。

“等到時候他帶你的魂靈走了,你剩下的軀體自然就是我的,我到時候還不是想怎么施為就怎么施為!天下之大,我大可去得!哈哈哈!”

懶得跟大頭鬼嬰在這里爭吵,我只顧得上低頭悶聲奔跑。直到我精疲力竭,撲通一聲摔倒在了地上。

手掌被瀝青地面摩擦的鮮血淋漓,火辣辣的疼。我苦笑一聲,扭頭望向了步步緊逼的鬼司機。

隨著一步步的接近我,鬼司機的模樣一點點的開始發生了變化。

脫落的眼珠回到了眼眶,干癟的腦袋也開始逐漸充盈,殘缺的肢體從虛無化為現實,連身上那副殘破的西裝都成了套古代人的服飾。

回頭望了望東方已經泛起了絲絲魚肚白的天空,鬼司機說道:“時辰已經不早了,咱們還是早些趕路吧。”

“是的,是的,還是趕快上路要緊。”

大頭鬼嬰在一旁掐腰哈哈大笑,但是剛笑到一半笑聲就戛然而止。

不光是他,就連我都被眼前的情況搞暈了頭,呆呆的看著前方。

只見鬼司機提溜著大頭鬼嬰的脖子直接把他提了起來,就像是提著個小雞仔一般,徑直朝出租車走去。

大頭鬼嬰一臉的難以置信,走了幾步遠才回過神來,大聲的叫嚷道:“你搞錯了,你搞錯了!是那個生人要坐車,不是我要坐車啊!”

大頭鬼嬰努力翻轉手指指向我的方向,嘴里大聲的喊叫。

那個司機臉上浮現出一絲困惑,朝我的方向細細打量。甚至還朝我這個方向走了過來。

我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鬼司機的樣子,趕忙屏住了呼吸,一動都不敢動。

鬼司機剛走了兩步,天邊的天色就愈發的明亮起來。臉上泛過點不耐,鬼司機說道:“時辰不早了,快些上路!”

“不是我啊!是那個生人!是他要走陰陽路的!”

“是他跟你搭話的,又不是我,憑什么拿我作伐!”

“不要,不要!求求你,我好不容易才上來一次,我不想那么快下去啊!”

“我子孫的大仇還沒有報!我不要下去啊!你個斷子絕孫的混蛋!”

“你給我等著,我遲早有一天會回來的!你等著!”

從最開始的苦苦哀求,再到嘶吼怒罵,大頭鬼嬰一直在努力掙扎。但是很奇怪,他在鬼司機的手上就像是一個真正的小孩子一般,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就那樣被司機硬塞進了車子中。

聽到大頭鬼嬰的最后一句嘶吼,我的心里甚至沒有絲毫的波動,只有無盡的茫然。

一個王師傅都束手無策的厲鬼,不得已只能將他的魂靈跟我的魂靈綁在一起生死與共的厲鬼,竟然就這樣被鬼司機給提溜下去了?

努力站了起來,看著那在朝陽光芒之中消失的無影無蹤的出租車,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

厲鬼走了?天就這樣亮了?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