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魚公主

作者:冰寂淵月 | 發布時間:2019-06-03 16:32 |字數:3088

“公主!”

“公主,您就別跟我們玩了,快出來吧!”

“找到了嗎?”

“沒有!”

“璇翎公主究竟去哪兒了?今日冰王可是要來,到時候若出了岔子可怎么辦?”

“先別說這些了,還是先把璇翎公主找到才是要事。”

寢宮中,剪瞳正在侍女們的服飾下換上今日成年禮上要穿的禮服。聽見外面喧鬧不止的聲音,她疑惑得看向正在為她搭配發誓的近身侍女阿瀝。

“阿瀝,外面出了什么事?這么吵吵嚷嚷的。”

“好像是璇翎公主又不見了。她的侍女們和宮中的侍衛們正在找呢。”挑了半天總算挑出與剪瞳身上禮服相配的發簪,阿瀝拿著它別在剪瞳的腦后想著等會該梳何種發型,一邊漫不經心得回道。

“璇翎又不見了?”剪瞳聞言一陣無奈,只能無語得扶額嘆了一口氣對旁邊站著的侍女吩咐道。

“你們幾個也出去幫忙吧,盡快將璇翎找回來。”

“是,公主。”

“其實公主您大可不必這樣,到時間了璇翎公主一定會準時出現的……”

“今天不同往日,聽聞冰王也會蒞臨我們姊妹的成年禮,到時候璇翎不能準時出現豈不是給我們人魚族丟臉?”剪瞳看著鏡子中嘟著嘴的阿瀝提醒道。

“唉,璇翎公主也真是的,明知道今日是您和她的成年禮,竟然還是玩失蹤,實在是太不明智了。”阿瀝很是為剪瞳抱不平,氣呼呼得小聲抱怨道。

“璇翎雖說只是小孩脾氣,但還是知曉分寸的,等她玩夠了自然就會回來。”剪瞳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璇翎會在成年禮上遲到。

“希望如此。”阿瀝不再多說什么,專注得幫剪瞳梳妝打扮,力求讓她在今日的成年禮上成為最為閃耀漂亮的人魚公主。

而此時她們口中的璇翎公主正搖曳著粉色的魚尾,朝著溫暖的水域游去。陽光透過水面照射在她美麗的魚尾上,泛起一層柔和的金色光芒。

感受著愈加溫暖的水溫,璇翎忍不住心中的喜悅,猛一擺尾,以更快的速度朝著已經出現在視線中的岸邊游去。

嘩啦——

不等及岸,璇翎便身姿敏捷得猛一擺尾,以離箭的速度沖出水面,輕盈得落在礁石組成的海岸邊。只是下一秒,宛若仙子降臨的璇翎便是身形一個踉蹌差點跌倒在地。

“該死的!怎么還是不行?”璇翎慌忙站穩了身體,小心得打量了一圈周圍,確定沒人看到后才大大得松了一口,拍拍起伏不定的胸口。

“還以為多練練走路就能站穩一點呢,結果還是差點摔了,可惡!不過幸好沒人看到,要不然真的是丟臉丟大了。”

璇翎嘀嘀咕咕半天,才小心翼翼得邁出腳步,盡量讓自己走起來顯得不是那么慢,卻又相當的穩當。朝著早就認定的方向走了半天,璇翎總算離開了海岸進入了一座以各種巨石林立的石林。

靠著一根需要數人才能合圍起來的巨石,璇翎俯下身捶捶酸軟的雙腿,然后才慢慢站直身體私下里張望,可惜這一片石林里除了她連只鳥兒都不曾出現。

“奇怪,以往這個時間他不都是在這里修煉幻術的嗎?”璇翎歪著腦袋想了半天,也猜不到自己等待的那個火族之神為什么今日沒有出現。

“是繼續等呢還是直接回去?”想著也沒人看到,璇翎索性不顧形象得蹲坐在地上,伸手戳戳腦袋,思考著接下來該做些什么。

“不行!今天是我和剪瞳的成年禮,若是遲到了圣尊一定會關我禁閉的!”一想到人魚圣尊屢試不爽的禁閉之罰,璇翎就冷不丁得打了一個寒顫。

其實所謂的禁閉也不過就是將犯錯的璇翎關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小黑屋里幾天幾夜而已,除了有人送來一日三餐之外便不再有任何人會回應她,這對喜愛玩鬧的璇翎而言絕對是最折磨人的處罰了。

“本來還想邀請他參加我的成年禮呢,既然等不到,那只能算啦。”璇翎再次張望一番,確定無人進入石林,只能無奈得站起身朝原路返回。

璇翎并不知道,就在石林中最高的一根石柱上,有個人影背對著陽光靜靜得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無盡海中。

“在看什么?”艷炟驀然出現在石柱上,見對方不搭理自己便順著他的目光望去,卻沒有發現任何不同尋常的東西。

“一條有趣的人魚。”

“人魚?從這里能看到無盡海嗎?”艷炟只覺得對方在開玩笑,從石林望去最多也就能看到一線無盡海的身影,要看到更多卻是不可能了。

“你來做什么?”

“嘿,怎么跟姐姐說話的?”艷炟對他的話很是不滿,雙手抱胸生氣道。

可惜對方一點也不被她的話所影響,就這么無視了她的責問跳下了石柱。無奈之下,艷炟也只能跟著跳了下去。

“好了,燼,我過來是因為父王有事找你。”知道自己不說清楚罹天燼就不會跟自己走,艷炟只能悻悻然得說明來此找他的原因。

罹天燼是艷炟如今唯一的兄弟,也是這一百多年來火族唯一降生的王子。對于這個僅剩的弟弟,艷炟還是相當維護和疼愛的。當然,她絕對不會承認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罹天燼的容貌與當年的櫻空釋一模一樣的關系。

“父王找我何事?”罹天燼聞言皺起眉頭,想不出火燚有什么理由非要這個時候找自己。

“去了不就知道了嗎?”艷炟拉著有些不情愿的罹天燼朝著浴火城的方向走去。

只是看著一路上都皺眉不展的罹天燼,艷炟想了想還是告訴他:“好了,別這么一副不情愿的樣子。父王找你,是準備讓你去人魚族。”

“去那里做什么?”罹天燼不解得挑眉道。

“今天是人魚公主的成年禮,父王說你也到了成婚的年紀,讓你去挑個新娘回來。”艷炟嬉笑著說道。“當然了,我也會跟你一塊過去,幫你掌掌眼,挑個最好的弟媳回來。”

“我們火族與人魚族的關系沒好到會讓她們嫁個公主過來吧?”罹天燼一下從艷炟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任憑艷炟如何拉扯都堅定不移得站在原處。

“那又如何?以往沒有人魚公主嫁到我們火族是因為她們的傳統:人魚公主只能嫁給歷代冰王。可如今人魚公主卻不止一位,為何就不能嫁其中一個到我們浴火城?”艷炟睨眼看著似乎有些懵的罹天燼。只不過罹天燼的大部分面容都被一張金色面具覆蓋,她只是這么覺得的而已。

“要知道,要不是因為卡索和……”艷炟突然停頓了一息才繼續說道。“……的關系,上一代人魚公主可是差點就嫁給了父王。所以,求娶人魚公主并不是不可能成功。”

“可我對人魚公主沒有任何興趣。”罹天燼似乎對艷炟的停頓沒有任何反應,只是興趣缺缺得表達了自己的想法。“若真的需要娶一位人魚公主,大可以讓父王自己去,浴火城正好缺一位火后。”

“那可不行!”艷炟毫不客氣得一掌拍在罹天燼的肩上,雖然她原本是想拍在他的后腦上的,可惜身高差距讓她更加順手得拍打罹天燼的肩膀。

“父王畢竟年歲比較大,如今的兩位人魚公主可是才剛剛成年,就算父王愿意,人魚圣尊和人魚公主也堅決不會答應的。而你的年紀正正好,只比人魚公主早了幾日成年而已,不是嗎?”

可惜無論艷炟說的如何天花亂墜,罹天燼依舊只是靜靜得看著她沉默不語,似乎打定了主意不想順著火燚的心思去人魚族求娶人魚公主。

看著罹天燼眼中明明白白透露出來的意思,艷炟也是一陣頭大。從小到大,只要是他堅持的事情,火燚和艷炟從來都沒有違背過他的意愿。可是在求娶人魚公主這件事情上,個人意愿在火族利益上已經顯得微不足道了。

“我知道你不愿意,但是無論如何都要去一趟人魚族。”艷炟嘆著氣努力說服罹天燼。“就算不想挑個人魚公主回來,我們也要攪和一下卡索和人魚族的關系。”

“什么時候戰勝冰族需要靠這種不入流的手段了?”罹天燼對火燚的做法嗤之以鼻。

艷炟雖然理解罹天燼的想法,但是站在火族的利益而言,她還是深吸一口氣以火族公主的身份強硬道:“總之,今天你必須跟我去一趟人魚族!聽見沒有?”

“真是麻煩!”不知道是不是估計艷炟的身份,罹天燼最后還是點頭答應了。

只是看到罹天燼離開的方向,艷炟又是一陣頭大:“你去哪兒?”

“無盡海,人魚族。”背對著艷炟的罹天燼慵懶得揮揮手。

“先跟我回浴火城,父王有話要交代于你。”艷炟趕緊跑過去拽住罹天燼。

“要說的你不是都已經說了嗎?”

“讓你回去就回去,哪這么多話?”艷炟一瞪眼,以非常強硬的態度拽著罹天燼朝浴火城走去。

“真麻煩!”

“你這臭小子!找打是不是?”聽到罹天燼一遍遍得說著麻煩,艷炟是氣得不行。

陽光下,姐弟倆的身影漸行漸遠。

电子游艺棋牌游戏中心